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亂闖內湖步道

昨天去了頂山本來今天預定到八里觀音山走一趟,不過昨天晚睡今晨七點多才醒來,而且半夜接近一點時開始下雨,直到上午七點都還飄著雨,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出遊的計畫了。後來太陽出現轉為大晴天,我家娘子說她想到故宮去看展覽,不過內湖到故宮雖然近,交通卻不是那麼方便,所以我就提議乾脆走過去,我也能趁機去運動。本來打算就很簡單的直接走劍南路再轉婆婆橋步道到故宮,不過我想起我走過幾次的一條小金面山山路,可接內湖步道就可以走到劍南路上的九連寺,所以我們就騎機車從內湖路91巷直入,沿路上坡一直走到柏油路終點後停放一處墓園旁開始登山。

其實機車停放處雖然是柏油道路終點,不過繼續前進的泥土碎石路還是可以騎,先往下滑後轉上坡沒多久就是有小金面山基石附近,其下方是座疑似工寮的建物。機車停放這裡是因為旁邊就有石階登山路線,一路往上走就可以走到所謂的「內湖步道」,往右可以到剪刀石山、金面山,或是走出金龍產業道路接上大崙尾山南面步道;往左則是直接走到劍南路,劍南路上的主要出口似乎有兩個,一個在圓明寺與九蓮寺之間,另一個是鄭成功廟入口。我只有在晨運時走到這個內湖步道過,但是無論是往大崙尾還是九蓮寺我就都沒走過了。

原本只是打算走走柏油路,後來也只是改走登山步道而已,所以今天出門雖然還是帶著別人認為很誇張的登山背包之外,短褲涼鞋一條毛巾完全的一副輕鬆模樣。機車停放處往上走,大約只有400多公尺的距離,上升高度還不到100公尺,以我的緩慢的腳程大約十分鐘左右即可走達「內湖步道」了。這條步道全以石階或是石板鋪路,沿途兩旁不是雜樹林就是竹林,而且坡度趨緩,是很舒適的一條登山路段。

我們向左走往九蓮寺方向前進,適時大約是十一點半左右,雖然走在樹蔭下,但是半點風也無,還是會滿身汗水淋漓。我忽然發現山坡上稜線似乎有椅子擺設!看看那枯葉坡也不是很陡,所以就往上爬去看個究竟。一走上稜線發現有樹根土路,山風迎面吹來,清爽無比!步道離這裡不過短短十來公尺左右,感受卻大大不同,雖然這裡依然是走在大樹下,也沒什麼展望,但是山風讓人整個精神一振,比起家裡的冷氣更加清爽。

我們沿著山稜往九蓮寺方向走,想知道這條路可以通向何方?結果沒多久又接回步道上!正感到有點失望時,右方的土徑又出現,樹上還有些登山條,於是我們又走了進去。我想反正走的方向都是往劍南路,理應不會離得太遠,沿路都有發現山界名人「東山人」的布條,這是我自從上回赤蘆古道之行以來,首次看到這麼多這位登山前輩的登山條。這時的土徑已經轉變為雜草路徑!而且有些路段還是有繩索的陡升、陡降。都已經走到這裡,也顧不得自己身著短褲腳踩涼鞋,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探去。

忽然前方出現一個亮點缺口,我們爬上去後被眼前的景色給吸引了!原來那裏是個在山腰上的小平台,平台上還有一排座椅,眼前可以看到的盡是內雙溪以及陽明山的山區,向下俯瞰至善路清楚可見,真的很意外在這毫不起眼的泥土雜徑,居然還有這麼一處好地方!跟老婆拍些照,在當地享受微弱的山風時,居然有個人亦從我們來時的路走了上來,真想不到有人跟我們一樣走這條路來這裡!閒聊之際得知他應是位登山行家,一般的石板路他看不上眼,專挑泥土古徑行走。向他請益了一些登山知訊後,忽然下起大雨!我連他姓名都忘了請教,就匆匆帶著老婆逃離當地。沿路我們順著還能辨識出來的路徑繼續走,本就濕潤的雜草路徑,再加上雨水讓我更加顯得狼狽!

雖然只是我們家附近的山,我依然帶著那個大家都嫌太誇張的背包,在這時終於感到自己是正確的。要走什麼樣的山我幾乎不熟,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更是無法推測,我寧願背包重一些也不希望會有準備不足(雖然還是常忘東忘西)。像今天的狀況,一開始時我根本無法預料會走這種山徑,結果是雨傘用得到,手套用得到,背包又有防水,使我可以輕鬆應付這些我的「第一次」。沒多久我們又銜接回內湖步道,老婆還不相信我的判斷,向路人問了故宮的路。不久我們走到九蓮寺的叉道,我循路線指示往右下走去,被老婆問的那家人也很好心地跑過來告訴她要怎麼走。其實劍南路我雖不像很多人都在這裡運動行走,但這裏是我小時候居住地附近,路上那些寺廟即使我沒進去過,不過只要有點名聲也都還會記得寺名,所以只要知道方向,不至於會在這裡迷路。

我們到九蓮寺前躲雨,順便休息喝點飲料。雨勢稍歇後循階梯走下劍南路,這時老婆才大喊「原來是這裡」!我一直以為她知道,原來她要看到劍南路才理解身在何方?這裡是她常常來運動的地方,而且婆婆橋步道我也帶她走過,因為我對於故宮的封閉式展覽毫無興趣,所以到這裡我們就分道揚鑣。她往婆婆橋方向直接去故宮,而我向左走打算去看看文間山。今天的劍南路上自行車不多,可能天氣不穩,也可能那時剛好正午時刻。不過沿路蝴蝶與豆娘還真不少!

走到劍南第47號的路燈旁,隱約記得這裡就是可以登上「劍南山」的土坡,我在電杆旁想了好久,考慮是不是要走上去摸摸那塊基石?雖然只是一個小基石,不過開始爬山以來卻也無形中喜歡收集那些小方石。往疑似路徑裡看去,果然發現有一、兩個登山條綁在樹上,但是入口處不但骯髒,而且雜草叢生!剛剛走在那不明的土徑雖然腳也都沾滿泥土了,但是現在好不容易腳乾了,實在不想就這樣短褲涼鞋走進去闖!考慮了約有十分鐘,最後還是決定今天不走上去,所以繼續沿劍南路往文間山方向走去。

再往前走不久後出現了一個登山步道口,那是和內湖步道相通的鄭成功廟登山口。登山口旁有人販賣山地水果、蔬菜,我看他們也賣橄欖和金桔,汗水猛流的我確實也有點需要這些零食,於是向他們各買了一包。吃個橄欖很快的口乾疲乏之感漸消,看看那石階梯路其實也有點累了!本想乾脆就直接往回走,不過想想文間山再續行一下就到,所以就繼續朝文間山走去。

沒多久忽然路邊出現不少登山條,往內看去是一條泥土陡坡的路!那路徑完全的向上攀升,雖然蠻陡的但看起來不會很難走,好奇心起忽然想往上探探有些什麼?自己也不知方才一直猶豫劍南登頂,這時卻為何會不加思索就走了進去!可能放眼看去沒見到有明顯的草徑,所以就沒那麼多顧慮了吧!不過越往裡走越欲罷不能,心想已經爬得這麼高了,沒看個究竟很對不起自己雙腳。

這一走不知不覺就爬行了約20分鐘左右才到達比較平緩處,上升高度約75公尺,距離約330公尺。至此雜草開始出現,路徑都還很明顯,不過還是無法理解這條土徑到底有何玄機?由於蠻陡的,在此處小休片刻喘口氣,考慮之下決定繼續再探,反正文間山什麼時候都方便可以去,這種路可不是常常都會想來走的,既來之則安之,都已經走到這裡,沒理由毫無所獲就此返回。

後面的路已經很平緩或是小下坡,推測應該最高點已過,不過並沒有發現這裡有什麼。再往前走約十分鐘,居然有兩處設有很老舊的排椅!搞不太清楚這樣的山徑中,居然有人會扛著椅子來這邊擺放?套一句老婆說的話『搬那椅子來的人真辛苦!』我到一處比較平的泥土地旁休息,坐在椅上放著音樂享受一下被這大自然環抱的舒適。這裡毫無任何展望,但周圍那種原始氣氛,別有番風味。

休息一陣之後,發現自己居然趕著出門沒帶手機!沒通訊器材,周遭更無半人出現,連自己身在何方要去哪裡都不清楚,心想如要在這裡呼救那可麻煩大了。休息也夠了,於是整理行囊繼續前去。這時的路段已為雜草土徑!就算再不想走也要走了,穿過土徑,走過一小段岩石山路後,往回頭看居然有兩條山路?我想多出來的那條路,應該是我剛剛休息處旁邊另一條比較不明顯的路徑相通之路。向前再走不久,忽然一個比較乾淨的金屬座椅出現眼前,越靠近居然越感到熟悉!原來這裡已經又走到「內湖步道」了!

我跟老婆走過的那不明山徑居然是在此和我走上來這條相連,與內湖步道交匯於此!換句話說,我今天也算是蠻完整的走完全程這條山路土徑了。出石階步道前路旁發現一本綠色小冊,那是一本健行登山會的例行登山紀錄簿,翻開內頁完全沒有任何原持者的資料,只有每頁都蓋得滿滿的登山紀錄!這位遺失手冊的山友成績相當豐富,這手冊是他辛苦走過每座山的紀錄本,很想找到所持者交還給他,但是很可惜完全沒資料,只好放回原位,說不定他發現遺失後會返回來找尋。

回到步道當然是趕緊下山返回可愛的家休息,我順著往大崙尾方向走去,走著走著都沒發現下山步道已經走超過了!直到我看見前方有涼亭時,才發現已經超過了返回那條叉路。而那個涼亭讓我感到驚奇!因為這裏就是通往剪刀石山最簡單好走的路線,之前經大熊哥指點,從金龍產業道路就可以由此處走到剪刀石山,這條路我也走過三次左右都從金龍產道進來,想不到這內湖步道也可以接這裡!

雖然走超過原預定返回的路線,不過因而意外得知這裡可以連結自己常走的路線之一!今天胡亂瞎闖已經很疲累,看了附近赤腹松鼠拿起人們給他的蝦餅吃得津津有味後,直接原路返回。這條步道雖沒繼續行走到赤上天山或剪刀石山,不過整條路線已經大致了解。其實從最後涼亭要往大崙尾走會先走出金龍產業道路,已經離涼亭不遠處。另一方向則是通往剪刀石山,由涼亭走去也不過二十來分左右。所以這內湖步道可以算是頭尾走過一遭了!




今日所有相片:http://picasaweb.google.com.tw/SC.Kaku/100905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內湖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