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風櫃嘴步道上頂山

九月了,很多學校都已經放完暑假,代表著夏天已經快要接近尾聲,準備進入秋天。台北因為上週有個小颱風經過,這一週的氣溫確實有下降一些,不過整體說來依然炎熱。這週末本來一直打算重遊以前曾經去過的八里觀音山,不過時常耳聞的風櫃嘴和擎天崗也很想去走看看,兩方猶豫不決之下,本來決定既然週休二日,乾脆一天走一個地方。但是計畫依舊趕不上變化,看過風櫃嘴相關的地圖後發現,從風櫃嘴要走到擎天崗長達將近七公里的路程(路標6.6K),如果是一般平地我當然有把握全程來回走完,可是如果是山路就很難說了,所以一早就計畫最少要走到頂山,單程約兩公里,來回四公里的山路對我現在來說可能比較適當。


風櫃嘴我從沒去過,不過根據地圖來看,得知從我兒時最常去的那座山(應為圖標所示之「圓山仔」一帶)接上萬溪產業道路可直接到達。上午一些瑣碎的事,加上我那頂可以擋紫外線的超級大帽不見了,東找西找搞到十一點才從家裡出門。雖然今天有點風,但是太陽也相當大!在這種最炎熱的時段才出門,我還真是有點瘋了。不過我考慮過風櫃嘴似乎是風大而出名,既然有風應該也不至於那麼容易中暑,而且沿途走馬看花,可以耗費些時間,等候溫度低些再開始登山。

我騎車到故宮對面的小七買飲料和零食,結帳時巧遇兒時玩伴,他沒什麼變化,不過我卻肥了很多!幸好他也還認得我。寒暄幾句打個招呼後,我繼續往內雙溪騎去,因為想仔細看看小時候的遊玩之所,所以走我最熟悉的碧溪橋進入,途中經過小學同窗他們家後,轉個彎就到達我們家人以前所有的山坡地。那裏依然大門深鎖,不過隔壁羅里長的家門卻是敞開著!好奇想知道羅里長是否依然在此居住,我停下車探頭看一下,不過這裡已經從原有的三合院舊宅,改建為一棟豪華型別墅,所以除了狗吠之聲外,無法看見人影,我也不好貿然闖入,所以就在門外看看周遭。

正當我對著幾顆小時候印象很深的樹回想時,下方土坡有一個人採了幾個竹筍爬了上來。本來我還以為他是來「盜採」的人,這時他忽然開口問我有什麼事?這時才恍然,原來他是這裡的地主。我說明小時候常來,經過這裡想知以前的人是否都在,他忽然問我是否X太太的養子?這還真讓我驚訝萬分!原來他就是羅里長的兒子,那位小時候曾經「煎」地瓜片給我吃說是薯片,還騙我樹枝燒過後會變成鋼的那位羅大哥!得知羅伯伯與伯母都還住在這裡,他熱情地邀我進去他們家坐。

羅伯伯已經有些年紀了,不過不知道是否長期在這山上,所以身體看來依然相當健壯。羅伯母幾乎都沒什麼變化,還是那麼熱情,很使我訝異的是他們居然都還記得我的名字,二十多年前我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的小學生耶。我進去叼擾了一杯他們親手熬製的青草茶還有幾塊很甜的西瓜,他們問了我們家人的近況,就這樣聊了幾句,還從羅大哥口中得知,我那位小學同班同學的家還住著他們親戚,而那同學應該是搬至內湖一帶定居了。就這樣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已經接近十二點了!他們還有意要我留下來吃午餐,不過我告訴他們要趕著去爬山,吃飽了怕會走不動(雖然即使沒吃也走不了多少),所以就匆匆拜別繼續往風櫃嘴騎去。

這沿途看到很多山徑,其中一個比較特殊的「帕米爾公園」停下來看了一下,由於一無所知,拍了些照片後打算回家再找找資料,那石碑後方不遠有個黑色人像,不清楚狀況很容易被嚇到。路上很多地方的風景展望都很好,道路繪製了自行車的標誌,也漸漸的看到越來越多單車騎士賣力地往上衝,沿途的路牌也很會作怪,還出現有辣妹的字樣!看那些騎士真的很佩服,這麼長的山路,不但體力要好,連毅力都少不得。大約十二點十分左右,到達一處很多人聚集,也有咖啡屋的地方,看看旁邊涼亭上,果然寫著風櫃嘴。我一直蠻猶豫著要不要開始走入步道了?當時日正當中,太陽還非常的猛烈!雖然這裡確實風大並不感覺到悶熱,不過畢竟大太陽下還是會讓我卻步。略看了一下步道,似乎蠻平緩好走的,所以還是背上背包,開始今天的山路之行。

這次帶著登山前輩分享在網路上的地圖,知道離風櫃嘴很近的地方就有個叫做「香對山」的地方,沿途我一直留心左側是否有路徑,果然在石階梯快到最上端的地方,發現了有很多雜草的不明顯路徑,用腳踩了一下確定下面有石板。不過入口處就有芒草出現,雖不是大叢的芒草堆,卻也讓我猶豫許久,走進幾步後,忽然衣服被勾住嚇了我一下!還差點臉部被芒草直擊,趕緊後退才看清勾我衣服的是一些很長的莖刺。正想放棄去看那個小石頭時,忽然想起這次我是有備而來,所以從我那誇張的登山包中取出騎單車時穿的輕薄風衣穿上繼續探入。

進去後路雖不明顯,卻也還能辨識出那似有似無的路徑,但是始終一直沒看見有何基石出現。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土坡,好奇地走過去一看,果然地上就出現了一顆很明顯的基石,旁邊的樹上還釘有「香對山,H627M,礦物課38號」的三角點標示。拍了照片後原路退回步道,繼續往擎天崗前進。本來還想在這平緩的山路上,又不時有風吹來,感覺蠻舒暢好走的,沒想到一段的緩下坡後,忽然出現了陡上石梯!這石梯還是一段一段,中間夾雜著完全無遮掩的芒草區,強烈陽光下走這樣的路實在苦不堪言。

正當熱得快受不了時,一段階梯有大樹遮蔭,石梯上可能長期無法照射陽光生有很多青苔,所以就在此卸下背包隨地而坐,好好休息了一段時間。往前望去又是無遮無掩的芒草區以及階梯,還真想就此打退堂鼓往回走。算算路程,至此也才不過走了大約六、七百公尺,就這麼走回去實在不甘。休息了一陣子感覺有點冷了起來,這時有位女性山友往風櫃嘴方向走過,她告訴我就這兩段比較陡了,後面都還蠻平緩,而且沿途多有綠蔭不會感到那麼熱。聽她這一說,如果這時打退堂鼓真可惜,於是整理好行囊繼續前進。

確實如山友所說,後面的路樹林居多,看那石板或是石階上都長滿青苔,可見這些路都是常年不會照射到陽光的地方。一開始走這樣的路時感到很清涼爽快,不過漸漸的那些青苔石路讓我越來越討厭!因為路好滑,走起來要時時提防滑倒,其實並不輕鬆!幾次我還差點滑跤,幸而都用登山杖撐住了。這裡的路固然涼爽,但可以感覺到很潮濕,沿路都有股霉味,甚至有少部份路段還感到腥味?

因為路比較平緩,路程累積變得快了,沒多久就看到杉木林,走在那些杉木林才是真正的舒爽!根據地圖所示,過了2K的路牌應該就是「頂山」,在那之前旁邊應有個山路通往瑪蕃山,會先到達「頂山西南峰」,但是找來找去只在杉木林進去旁邊有條疑似的山路,始終沒見到有登山布條,同時那裏的泥巴路有很明顯的大型壓痕,好像應該是大家所說的水牛路?那樣不知方向的走擔心會走錯而迷路,所以又退回主線繼續往前走。我一直以為這個頂山也和香對山一樣,會有其他山徑繞進去才看得到,也在杉木林左右找了一陣子,都沒發現有任何會出現基石的地方。

在完全不知道狀況下只有繼續前進,路旁出現有兩株杉木長得很怪異!好像一個天然的馬背座椅。本想在這裡休息順便午餐,又擔心走不到頂山時間越拖越晚,所以繼續前進。出了樹林的左手邊忽然有兩個座椅,座椅旁很明顯的有基石和「足印草山」的「足」字。哈,到這時才出自內心的笑了起來!原來頂山的基石不在森林裡,而是在出了森林後的路旁而已。頂山的三等三角點編號1033號,標高約為768公尺,除了「足」字碑以外,在座椅旁的草叢上還有個很明顯的「瑪鋉溪」基石一顆。

既然走到了今天的目標,其實是還能繼續走下去的,不過擔心還要回去風櫃嘴取車,時間拖太久還沒回到家天就黑了,所以拍完照我走回杉木林休息兼填飽肚子。我選定兩個奇異的杉木其中之一,卸下背包準備補水補糧,放些輕音樂在這舒服的杉木林中好好的休息。那個奇特形狀的杉木很滑溜,我坐上去後發現根本就是個天然的「溜滑梯」。本來想上網查詢這附近還有些什麼?尤其是那個所謂的西南峰就在左近,但是當地不但無法上網,中華電信連一格的電波都沒有!只好放棄,反正這條路我還會再來。

回程因為路況已經了解,所以行走速度就比較快了。比較納悶的是在芒草區我聽見旁邊不遠處有人在說話!可見得這裡一定還有許多叉路可走,確實也在芒草堆裡看到不少疑似可以走進去的路,但是些全部都比我高的芒草使我不敢冒入。下山的時間已經大約四點半左右,原本炙熱又無遮掩的芒草區居然有不同的景象,那些比人還高的芒草變成草牆,擋住了陽光,加上該區本來就有風吹,走起來一整個的痛快涼爽,看來下次可以試試下午時段,由擎天崗往風櫃嘴走,或許會很舒暢?

返回風櫃嘴後騎機車從內湖方向返回,這裡的路通通沒走過,想知道內湖是通往哪裡?想不到走了1.5公里後出現一個很熟悉的十字路口,不是因為我去過而熟悉,而是時常在網路上看到照片而熟悉,原來汐止五指山離風櫃嘴那麼近?上週如果我順利走完五指山步道,應該就是可以走到這裡了!附近有三角點,不過因為接近黃昏,這裡的路邊到處是遊客,我也懶得去找,在附近看了一下風景就騎車下山了。順五指山公路往下騎,發現這五指山的放養或是野狗還真是多!犬隻的數量相當驚人,光是我騎車這樣快速通過就至少推估有百隻狗以上,草地上、山坡路上,甚至於是路邊都是一群一群,那些狗在這時間不會追人或車,看來好心人士相當多,都固定有在餵食牠們。唉!都是生命,實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回家後再仔細看看別人寫的資料,發現其實我再往後面走一點點而已,就可以有路走到頂山大草原區,不但所謂的西南峰可以輕鬆走到,據說那裏才是最佳秘境!從Google衛星地圖看得很清楚,草原區離我休息的地方就那麼一小塊樹林之隔,距離如此之近卻沒走過去,真感到相當可惜。

所有照片:http://picasaweb.google.com.tw/SC.Kaku/100904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風櫃嘴、香對山、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