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小百岳之大屯山

台灣有百岳,那是早期幾位登山前輩根據自己經驗去擬定出來,堪稱可以代表台灣的一百座知名高山,帶動台灣的登山風氣。體委會在幾年前也訂了所謂的「小百岳」,選出平常就可以很容易親近的一百座代表性郊山,跟百岳最大的不同在於標榜「人人可以輕易攀登」,不過其中卻包含十座左右的「中級山」,甚至還有的是必須申請入山證才能攀登。那都還好,畢竟乙級入山證申請簡便,最讓我感到納悶的就是山頂「禁區」!那樣還能算小百岳之一,真讓人感到莫名其妙。10月24日週日這天,我嘗試著走了一趟台北市第二高峰,也是小百岳裡第一號的「大屯山」,雖然我百分之百不認同這樣的山也能屬於小百岳,不過畢竟人家訂了他是小百岳,就當他是小百岳好了。


我找了大屯山系的親山路線,其中我之前去過的軍艦岩、忠義山都屬於大屯山系,不過那些都離得太遠,我肯定走不到大屯山。後來發現中正山我沒走過,而且以距離來說應該已經是我目前體力可以應付的範圍,所以就規劃了從中正山走到大屯山這個路線。至於台北市制定的那些什麼「親子級」「勇腳級」「山友級」我通通沾不上邊,我選擇了幾年前台北市規劃的親山打印路線,實際登山口起點位於北投登山路中段,所以我不是從新北投捷運站開始走,而是騎機車到登山路上停放,由商店旁的巷道走進登山步道。

中正山步道在這一帶有三條主要路線,一是由登山路上中正山停車場走,上去約五百公尺即可登頂最為簡單,以及我走的這條法雨寺步道,還有一條是由十八分往上爬的登山步道。步道幾乎都是陡上石階,從商店走入約1.5公里左右可達山頂景觀台,沿途經過一座有一百六十年歷史的木炭窯,附近有座涼亭可以休息。觀看了木炭窯,我在涼亭吃過早餐後繼續上登,行約一公里處有一間沒有屋頂的廟宇遺址,這裡應該就是親山護照書本裡所說的地藏王廟舊址。

從開始啟登到這裡,只剩約五百公尺的路程,沿途大多數都是石階梯,走起來特別的累!走入破廟旁的一處木屋與景觀台,感覺像是他人的地盤?裡面有人燒炭煮著熱水,臭氣薰天!景觀台的風景不錯,可惜今天是陰天,遠方與山下都是濛濛一片,隱約可以看見河水交界,還有山下硫磺谷的地方?原本在此休息一下可以看看風景,但是那燒炭氣味實在難以忍受,只好由其後方一條土徑走入,看看可以通往何方?路上遇人從前方走過來,經他告知這一樣是可以走向中正山頂的路線,我想這應該就是停車場旁的路線吧,於是改走這條道路銜接過去。

這條從中橫切過去的路線平緩好走,不久就銜接到了另一條登山路徑,看看指示牌走到山頂景觀台一樣大約是五百公尺左右。順著石階步道往山頂方向往上走,沿路還聽得見一旁似有人聲,應該就是中正山停車場旁邊了!這裡也都是石階陡上,走走喘喘終於看見山頂景觀台。景觀台上約有十幾個人,熱鬧不凡。中正山原名彌陀山或是十八分山,標高約646公尺,有兩顆基石。土地調查局圖根點位於法雨寺步道山頂前,清楚好找,台北市三角點第10號,一樣位在法雨寺步道頂附近,不過藏在景觀樓牆邊的雜草之中。說這是一個山頭,感覺卻不像是座山!只是山腰一處比較平整有景觀樓的地方。

走到中正山頂感覺已經很累,體力跟腿力都不足,不但滿身大汗氣喘吁吁,腦子還因缺氧而有點頭暈,很想今天乾脆就走到這裡直接撤退算了。不過沿著南峰方向的路看過去,似乎蠻平穩好走,休息一陣補充飲水之後,就繼續順路再走走看。路經十八分的步道口叉路,以及那所謂以封閉的第二登山口叉路,繼續往竹仔湖路和南峰方向前行,沿路竹林步道感覺很好,不過從第二登山口之後路況又開始慢慢轉為上坡,之後接著是陡坡石階。石階上行後遇到有護欄部份比較平穩的路,在此小歇觀賞蝴蝶,享受山下吹上來的涼風,是個很舒服的地方。沿步道繼續走沒多久,眼前出現石階步道直行以及左側土徑山路!因有幾個人在這個叉路口中央泡茶,又遮住指路牌,導致我差一點錯過那條南峰土徑。

確認一下導航圖,證實南峰要由這土徑往上爬!稍微猶豫一下繼續上行,避開泡茶的人後在轉角處歇息,思考是否繼續前進?我一直以為這幾座陽明山區的山都是完整的鋪石山路,所以今天登山完全輕便,帶著小登山包穿著涼鞋以圖輕鬆,想不到這南峰路段也有這樣的原始土徑!台北下了一個星期的雨水,讓這些山徑變成泥濘泥土更加濕滑難行。雖然沿途都有護繩導引,不過沿路爛泥很多。看著那段又濕又滑的石頭、爛泥、落葉與樹根,彷彿就像塔曼山之行那種情境。想了十來分鐘,決定穿上預藏在小背包裡的厚襪,繼續走走看這條南峰步道,走到哪算到哪。

土徑陡上不久,眼前出現一片光明景象!心裡正暗自竊喜,不過就這麼一段嘛,上面就登頂了。結果攀爬上去之後,看到眼前景象卻呆住了,居然是一片比人還高出許多的芒草區!現在雖然正是芒花時節,不過我實在無暇去欣賞芒花。開始登山這兩、三個月來,我始終迴避芒草路,因為我實在討厭芒草!可能是小時候常與家人上山砍草,經常被芒草刮傷所致。所以當我知道有芒草路徑,大多數我都選擇迴避。再度拿起導航機確認一下,證實必須鑽過這芒草!在這地方要我往回走下山,我還寧願闖闖芒草區,把捲起的袖子放下,硬著頭皮往草堆裡闖了進去。走進去後發現,幸好沿途路跡明顯,腳下雖然路滑,不過坡度不會很大,走至中央還發現一顆北市編號254的基石!看看地圖指著,此處有著一點878的標示,過基石就是很緩的下坡,感覺上那基石處比中正山更像是一座山頭。

走進南峰路段之後都是只有我一個人!當芒草區快要走完之前,後方芒草忽然有聲音!嚇我一跳還以為有什麼動物靠近,仔細一看原來是剛剛在叉道泡茶那群人的其中兩名,他們走的速度還真快(或許是我太慢了),看到他們心情總算略微輕鬆一點,因為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在這附近了。因為他們走得快,我靠一邊讓他們先過。芒草區過了之後繼續走入又濕又滑的樹林內土徑,路徑略小,幸而是沿著山腰路程平穩沒什麼坡度,不久繞過山腰出現叉路,路牌指示著右側拉繩陡上就是南峰,前進會到達西峰。這時還看見左側某處樹上居然有登山條?事後回家查詢地圖發現,那登山條一路陡下真的有路,而且還是直通我繞走左側上中正山那條路!換句話說,我如果當時沒去中正山找基石,而直直的走上原始陡坡就可以直達這南峰與西峰的叉路口

當時在分叉路口看著濕滑陡上的路徑,因為樹林蠻密的看不見上方盡頭,很擔心這一路上去不知又要爬多久?這時剛剛過了一點,體力直耗肚子又有點餓了起來,實在不知道該不該走上去?心裡又有點想打退堂鼓撤退。後來看看導航圖,資料顯示由這裡上去不用一百米就能登頂! 都已經走到這裡才撤退,那未免太傻了,於是開始爬這一段坡度不小的陡坡。其實要說這坡度,頂多就跟剪刀石山岩稜路段差不多,但是苦就苦在岩稜路沒這麼滑,雖然路上也都有石頭、樹根加上護繩,但是那濕掉的樹根如果順著踩反而比爛泥土還要滑,一個不留神很容易就會摔倒。在塔曼山上已經有過這種經歷,所以我走得格外小心,速度很慢的上爬。

正當我爬的直喘氣的時候,忽然間上方看見光點!這時我手握的護繩忽然劇烈陣抖,原來是上方有人走了下來。早先從我身旁而過的那兩位,他們已經逛完南峰原路退回,詢問之後得知他們不去主峰,而是還要趕往西峰。真佩服他們,身手矯健,雖然又濕又滑,但是一點也沒影響他們的速度。我讓開一點讓他們先過,之後就直往光點攀爬而上,眼前居然出現燦爛陽光,接著是一小段的芒草區土徑,跟剛剛那個芒草區不同的是土徑明顯,芒草不會貼著身體,不久就看到地上有個「大屯山南峰」的小標示牌,牌後有顆北市精幹點編號246。這個南峰標高約959公尺,週遭主要的就是石頭、泥土和芒草,無遮無掩,不過因為芒草也蠻高的,所以視野雖廣,卻不是完全沒有障礙。

現在入秋,台北市最近又大都陰雨綿綿,當時的氣溫大約25度左右,又有山風感到很清爽,心想如果要是在夏日炎炎的時候跑到這裡,那應該會是很痛苦的吧?終於我又走上了一座山!南峰登頂時刻大約一點半左右,在此歇息拿出便當吃起午餐。餐畢之前有位登山者從西峰走了過來,我向他詢問走向主峰是否還會遇到這麼難走的路?他一付輕鬆笑著回答,不難走啊!這裡的山路都還算好走了,是我穿著涼鞋才會感到比較困難吧?我抬頭往他走過來的西峰望去,此時我已經可以看見剛剛與我連續兩次錯身的那兩位,正努力地走上西峰最後一段陡上,真是厲害。再轉頭往我要去的主峰看了一下,真要昏倒了!主峰登山路線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一整段全部都是陡上的石階,這時我就算想撤退也有困難了吧?

休息一陣恢復些體力後,繼續朝主峰方向前進。此時剛剛過了兩點十分,土徑慢慢變為草徑,不過那些草都是倒在路邊,我踩著那些草走就比較不會感到滑。沒多久接上了石塊步道,一路下坡往鞍部。此時在鞍部出現叉路,路牌指示左下石階步道可以通往大屯坪與二子坪,右側石階陡上約1.3公里則登上大屯山主峰。這裡是我最後一次決定是否撤退的地方,只要我輕鬆走下二子坪,就可以直接搭車回市區。不過看見主峰只需要1.3公里,雖然都是陡上,但是慢慢走總還是能走到吧?就這樣撤退了未免太過可惜!於是我決定選擇直上主峰。

這往主峰一路完全是陡上階梯!天氣明明本來都是陰晴不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我走在這陡上又毫無遮掩的石階時,居然一路都有燦爛的陽光招呼著我,本來氣溫並不會很高,但是一經陽光照射,渾身都熱了起來。在走走停停中,終於走到最後一段筆直的陡上,這時山上的景觀台已經清晰可見,就連上面有人說話的聲音也都可以聽見。三點一刻之前我終於登上大屯山主峰!從南峰兩點一刻左右開始走,足足走了一個鐘頭。

大屯山主峰其實有三個高點,我走上來這裡標高約1077公尺,並非大屯山最高的主峰,景觀台後方就是民航局的助航站,到處立著禁止進入、違者法辦等標語,看了就讓人感到厭惡!我拿起導航,第一件事就是往圖根點位置看去,據說在那禁止進入的裡面,就藏著一顆土調局的圖根點,如果要看勢必要冒著被割得遍體麟傷風險闖入導航站才行,所以放棄。而在另一邊最高處,助航站鐵絲網內側,還有一顆比較近人的內埔二等三角點,標高1092公尺,是大屯山主峰最高處,也是台北縣淡水鎮的最高峰。我往那基石方向走去,居然在入口處鐵鍊前看到一輛警車停著!心想要看這顆石頭可能有麻煩了。我走到警車旁,發現那是一輛淡水鎮的警車,有位員警在助航站鐵鍊後方講著電話,我耐心的等他講完,並向他詢問想到這後面看看基石,他說他從沒見到這裡有基石,不過他也很大方地說,你可以走過去看看。

居然有公務人員同意,那我就大方的走了過去,不過當我發現那顆基石要跨過一個大水溝,還要鑽那比人高的芒草時,我就放棄了!畢竟我實在已經沒有什麼體力再跳過那大水溝,也實在不想再跟芒草打交道,只好放棄這顆二等三角點。失望地走回柏油馬路時,發現路邊有一顆雪白的民航局基石!聊勝於無,索性就隨意拍拍這顆無法讓人滿意的基石。

那兩處最高點就這樣放棄了,看了一下附近風景之後,順著軍區旁的石階山徑走進去,沿路兩旁都是箭竹,蠻有趣的山徑。繞過箭竹後出現幾顆大石頭,看那樣子應該有人從那裏攀登上去,我也走了上去看看有何玄機?不過只能看見軍區的圍欄,實在沒啥東西。走下石頭往山徑繼續走下去,一個右繞之後居然出現兩個到達山頂的路標?路旁還有個無名的水泥石柱!一塊大石頭上寫著什麼旅客遵循方向的字,不過已經難以辨識。想起這裡似乎有人當它是北峰,標高約1080公尺左右,這裡就是大屯山頂第三個高處。我原本以為北峰還要走一段路,想不到就這麼近?事實上這裡也都還只是大屯山主峰,只是山頂有些許的小起伏,遠處來看還真像有兩個鋒頭。拍了些照片後,順山路直接往鞍部入口處陡下, 在快到鞍部之前左切走回車道,順車道走向二子坪服務區,結束了今天的小百岳之旅。

就是因為這麼多禁區,而且這裡還是台北市車輛能開到的最高點,直接從101產道轉進來就能開上山頂,所以感覺這裡要當作小百岳,還真是有很多的問題。在跟警員閒聊時還得知,這裡處於北市與北縣的交界,路旁大水溝以內的全都是台北市,道路上則屬於台北縣淡水鎮。後來我找了地圖看,在那所謂的北峰處更有趣,是北投區、淡水鎮以及三芝鄉的交界點!如果躺在那裡,頭朝台北市,兩腳分別可以處在淡水和三芝,二子坪服務區,通通是屬於三芝鄉境內。

點此觀看此行所有照片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24 大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