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台北縣最高峰 塔曼山

終於寫到這篇台北縣最高峰的塔曼山之行了!其實登這塔曼山是和前一篇去「草嶺山」同一天,不過我分為兩篇來寫,因為兩座山性質完全不同,登山的心情也大為不同。八月中旬登上台北第一高峰的七星山之後,塔曼山成為我的目標之一。不過從七月開始登山以來,除了上回公司的員工旅遊去了合歡主峰時,和老婆兩人走了一趟立鷹山以及朗土府山之外,屬於中級山的範疇我從來沒有爬過!山界裡很多人都在說,台灣很多的中級山反而比百岳還難很多,所以我雖然想爬塔曼山,但是卻始終心裡還是有很多顧慮,除了擔心自己的體力以外,山徑不熟悉的危險性會越高。經驗以及各種應變都還不純熟的我,這段時間也常常找看大家的相關文章,得知這塔曼山雖屬於中級山,但山徑還屬於輕鬆好行,而且登山路線也都越來越清楚明顯,所以才趁難得到北橫公路的這一天,和老婆兩人來挑戰看看這座山。


爬這座山之前我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我一直以為都是在北橫的桃園縣路段,所以從打鐵寮古道前往塔曼山位於上巴陵的登山口應該也不遠,結果事實上卻是要開車約六十公里的蜿蜒山路才會抵達。當我知道路程這麼遠時,時間已經是十點多了!而當我們行至中巴陵申請乙級登山證時已經過了中午。在警局申請登山證時,協助辦理的警察指著山頂位置,告知現在山頂正下著雨,我們確定要去嗎?我心想都已經付了買路錢(假日走這條路需支付人、車各50大元,我們兩個人一輛車,所以花費150元整),長途跋涉辛苦也開到了這裡,總不能就這樣退卻了吧?我也再度詢問這座山好走嗎?那位警察一副很輕鬆模樣的說「很好走啊」,於是我決定還是要去,走到哪算到哪吧。

車子一度開錯方向,當GPS告知走錯時,我們已開了一段路。迴轉找到一個小徑轉了進去,沿路經過許多休閒農莊,路徑一路上爬,到後來水泥路徑消失,變成碎石路徑!我開得很慢,非常擔心我們家小綠這輛高齡轎車無法爬上去,幸好小綠老當益壯,依舊把我們帶到了大水塔旁。把車開上大水塔的登山入口處已經是一點左右了,當時有另一輛車也停在登山口旁,我還慶幸不是只有我們夫妻兩人在此山。我們準備了登山用具後,開始起登這座塔曼山已經是下午一點十分左右。入口處登山條有一大堆!這登山路徑跟網路上說的一樣,確實有落葉地毯般的柔軟地段,不過絕大部份還是以樹根、斷木居多,要說走起來腳下舒服,其實只有某些小部份路段而已。沿路都是茂密的大森林!有大樹,有斷樹,泥土路徑加上厚厚的落葉堆疊,連登山杖加了擋泥板都還會時常陷入,遇到泥土較黏或是卡在枯枝、樹根時,常出現登山杖不好拔出的問題。

要說這山有路,應該是說沿途有許多登山條以及明顯的螢光噴漆指引,實際上除了幾個拉繩地段,或是狹小土徑的部份外,其餘的路線都可以憑自己喜好來走,我在途中就跟老婆走了不同的路,他走向一根大樹幹的左側等候我,準備要等我鑽過超大樹根下的洞口時幫我拍照,但我卻是從右側跨樹根而過,我們彼此中間隔了一棵大樹看不到對方,我還一度以為老婆失蹤了!這座山從一開始就一直都是上坡,緩坡、陡坡都有,在六、七百公尺之間一段大陡坡,走上去之後樹根路徑越來越多,橫倒的巨木擋路狀況也越來越多。路上的里程路牌還有人寫著「兩千公尺後就平緩好走」的說明,但是事實上我們走達兩千公尺時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尤其是兩千一百到兩千三百左右的路段也都是大陡坡。沿路到此我們都沒淋雨,而且偶爾還出現了一點點陽光,不過行走到兩千公尺前後,濃霧大起,我們也開始淋到雨,不過雨勢並不很大,只是原本就屬於潮濕滑溜的路段,路程變得更濕滑難行!

我們原本在途中就商量,老婆說走到三點無論如何就要往回走下山!但我看看時間,其實已經離三點只剩下二十幾分鐘,根本完全無法走到三角點!所以我想最差的打算走到四點,下山應會比上山快很多,一半的時間應該就勉強可以返回登山口。結果我們一直走到快四點,終於走到一個大下坡抵達一處鞍部,從鞍部上爬大約四點十分總算看見了三角點!這時山頂上不但無雨,還出現了一點陽光。我們趕緊在這附近拍照留念,同時我也將我準備的「午餐」在此「急速享用」。忙忙碌碌二十分鐘,即使知道往玫瑰西魔山方向走約一分鐘就有展望點也無暇過去,補充飲食和水份後,四點三十分整我們就開始緊急的往回走。我估算最快應該可以在六點半之前抵達停車處,雖然這時間算得還算正確,但是有一個很嚴重的疏忽就是忘記現在已經是秋天!秋天不像夏天的白晝那麼長,夏天要到七點左右天色天色才會變暗,但是秋天只要過了五點半就開始變暗了。

因為這個大疏忽,也因為走不到不甘心,導致我們下山途中到五點半後,就已經只能靠著地上落葉的反光來辨識路徑。唯一能慶幸的是我無論爬什麼山,背包的深部總會藏著一附頭燈,趕緊拿出頭燈讓老婆帶上,由老婆帶路急忙著往登山口撤回。六點過後我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更別說地上的路徑狀況,沿途因為趕路我們好幾次都跌跌撞撞,我還因為太趕連續拿自己的膝蓋去撞樹,痛徹心扉!這還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在山裡摸黑原來是這麼的驚險恐怖,尤其是這高達一千多公尺的深山密林裡!六點四十分,我們終於回到了可愛的小綠,開啟車燈才知當時似乎有霧,但是完全漆黑的狀況之下,有沒有大霧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分別了。

登塔曼山單程路線說是兩千九百五十公尺,事實上從我們停車點開始起算,單程整整是三公里,來回的GPS軌跡也顯示我們一共走了六公里的路程。幾個誤判導致這雙十攀登北縣最高峰的行程,變成摸黑的驚險登山還真是始料未及!抵達車內時GPS的電池剛好用盡,還好我帶有備份電池。當時的心情只想趕快逃離這荒郊野嶺,什麼登頂成功的喜悅完全沒有。開車時雖然周遭也完全漆黑一片,不過夜間山路開車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所以我並不在乎,只是剛剛在森林裡那種恐懼一直都在,一直到我們抵達警察局附近的小鎮,才漸漸地將失去的魂魄給收了回來。買了瓶飲料提提神,清一清垃圾後我們繼續往山下開回。車子一直開到北橫羅浮附近時,我右大腿內側忽然抽筋!趕緊把車停靠路旁休息拉拉筋。上回抽筋已經是一年多以前,當時第一次在河濱公園騎單車後,回家晚上兩腿劇烈抽筋,真擔心會像那次一樣痛到差一點叫救護車。幸好休息約十分鐘後就和緩了,繼續開車往三峽附近上北二高返家,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半左右,可憐的米福也直到這時才吃到晚餐。

上回立鷹以及朗土府兩個簡易高山不算,這次應該可以算是我第一次的中級山經驗,雖然不是第一次在森林裡摸黑,但是走得這麼驚險的還是頭一遭!小時候在日本老家就是在山區裡,所以山上摸黑冒險早有過無數次,只不過那都是在自家附近,山路清楚明顯,雖然說是冒險,卻都只是兒時貪玩,多數身上還帶著一堆「水鴛鴦」或是「仙女棒」邊走邊放,根本一點險或是驚都沒有。這次的塔曼山摸黑經驗,還真是嚇到了,雖然身上也帶有通信器材,但是森林裡有好幾處路段連GPS都無法收訊,我想行動器材應該更加難以使用吧?在登山中途我們有遇到其他兩組登山人馬,第一組是年輕夫妻帶著約兩歲左右的稚兒,我們行經大約八百公尺左右遇見的,當時他們已經是在下山途中。第二組人馬就是跟我們一樣將車停放在大水塔旁的四人組,看到他們時是行經一千八百多公尺左右的地方,也是要下山了,看得出來他們都是屬於常爬山的健腳族,他們見到我們夫妻在那時段還要上山時也有點訝異,還告知山頂可能下著雨,並問我們是否有照明設備,得知我身上帶有一組頭燈後才有略為放鬆的表情。

回到家娘子再三告誡,今後爬山無論如何在三點過後一定要下山!我戲稱不爬了,再也不爬山了,爬山太恐怖了。不過是不是真的就這樣退卻了呢?我也不知道。這次會這麼急想要爬塔曼山其實是有原因的,原本以我才短短的三個月的登山經歷來說,加上現在的體力和體重,確實還不太適合走向這些高山。而且這個時節山上的森氏杜鵑(玉山杜鵑)又還沒開花,難道就只為了踩踩地毯森林,摸摸山上基石?其實是因為今年底新北市就要誕生,到今年12月塔曼山都還是屬於「台北縣最高峰」,之後就會變成「新北市最高峰」,從此「台北縣」這名稱將走入歷史,所以我才會一有機會就想趁機走走這座山。如果一個人來爬這座山,肯定又會被唸個沒完,而十一、二月之後各種賽事也多,想要來走一走這個塔曼山的機會更加少了。這天一早要不是先走了一趟草嶺山,而且當時還不了解狀況走走停停的,相信也不至於到摸黑下山,幸好雖然有驚險,但也算是一次登頂成功。今後看來要爬中級山的話,行前的計畫以及準備一定還要更充足才行,或許這也算是得一次教訓學一次乖吧。

※2010年10月23日追記:在找一些雪山山脈的資料時,在地圖上找來找去才發現,原來塔曼山還屬於台灣本島上北橫公路以北的最高峰!塔曼山,標高2130公尺,從西側的苗栗縣造橋鄉為點,直直連結東側宜蘭縣冬山鄉為一直線,其北最高的點就是塔曼山。以雪山山脈來說,一直到復興鄉和尖石鄉界的低陸山(2160m)才比塔曼山高。






點此觀看此行所有照片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塔曼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