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台灣小百岳之南港山

昨天在整理台灣小百岳資料的時候,發現台北市內有七座小百岳,我卻只去過其中七星山、大崙頭山以及劍潭山三座而已!於是找找資料,發現南港山其實離自家也不算遠,而且又是北市的親山步道之一,所以就改變原本想走擎天崗的念頭,改爬這座三百多公尺高的南港山。不過要從哪裡爬起傷透了腦筋!南港、信義一帶我完全不熟悉,根本連周遭的道路都不清楚,更別說也不會知其山勢是如何?親山步道的資料裡,距離最近的還有所謂的四獸山,最後決定由虎山開始走起,試試這附近的山區以及路線。

最先我的計畫是把機車停放虎山附近,從虎山開始先往九五峰走,接上山稜的縱走步道後往南崗山、拇指山以及象山方向走去,再由象山走回獅山、豹山最後回到虎山。雖然這段路有點遠,不過心想順便加強自己的行走距離,如真的走不完,從四獸山隨時可以走到一般道路再搭車去牽機車也可以。總之今天的目的最少就是南港山以及九五峰,其他就走一步算一步。

騎車從福德街221巷一直走上山路,最後將機車停放在一處有標示親山步道口的明山寺附近,開始步行走上石階步道。這一開始走還好,沿路都是石階以及廟宇,走到一處標示著「復興園」的地方進去。到這的沿途都有很多登山客,某廟宇還有人放著大聲的音樂唱著歌,甚至也有人在山上打麻將!剛剛感覺有點大煞風景時,在進入復興園後不久有不同的變化了!登山客越來越稀少,雖然還是有石階步道可走,但越來越滑,原始氣息也越來越濃厚。我開始懷疑我好像走錯路了!

拿起GPS看看附近的路,發現即使走錯,不過方向一樣可以往南港山,所以也不太在意,反正我也是第一次來,今天又是假期,完全不趕時間,完全以輕鬆的心情面對。當我走到一處有拉繩陡上坡時,心裡感到不妙!因為我昨天找的資料裡曾看過這附近有四條攀岩路線!天啊,如果只是陡上坡的拉繩,那我在內湖步道(西湖步道)亂闖時,早遇過那約七、八十度左右的路況,甚至上回在圓山水神社也有差不多的路況,所以還不會太在乎,但是我曾看過的資料有提到,這裡的攀岩大多是爬石壁,幾乎有九十度直角的坡度!那我可從來沒試過啊。想到這裡,本來我想撤退走回預定路線,但是忽然看見附近也有人走這條路線上去,心想就跟著上去看看,至少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應該會安心一些。

結果就因為這個決定,導致我今天預定行程都亂套了!我發現那位仁兄走到某一處有個大顆石頭就停下來,他把上衣脫掉打赤膊去清理那顆大石,我忽然想起沿路有不少些石頭上都刻有「佛字」,終於知道他要幹什麼了。走到這附近其實我已經爬過好幾處又濕又滑的陡上波,連我的手套都戴上使用了!要我從這裡往回走,那又濕又滑的路不見得會比較輕鬆,所以就自己一人硬著頭皮繼續向上走,沿路的拉繩越來越多,而且坡度越來越陡!直到一處有叉路時,發現上面的繩子在抖動,終於讓我發現第三個人在這附近。我在叉路附近等他先下來,我看到他時有點驚訝!因為他短衣短褲,一副相當輕鬆的模樣,小心翼翼地從上方爬了下來。

我跟他交會時他看到我也有點訝異,我們互相打個招呼後,他說看到我帶著登山杖和背包,以為我要去爬阿里山!天地良心,我今天的背包裡只有兩小瓶飲料、中餐以及一套換洗衣物而已,這已經是我最少最輕的了。他告訴我這岩壁屬於這裡附近等級第二的路段,幾乎垂直的爬升大約只有三、四層樓高而已,並且指著那岔路說隔壁有一條是等級第一的岩壁,垂直上升的路段高達約十層樓!我心想真險,還好我沒去走到那條岩壁。從他口中得知,這條攀爬路段快的話十分鐘之內就可以接上步道,並不會很難,一般頂多也十來分鐘就可以上去了。結果因他這番話,導致我決定來挑戰這有生以來第一次幾近垂直的攀岩。

我把登山杖縮短放到背包後,開始拉起繩子爬了上去,一開始都還蠻順利,但是本來掛在脖子的毛巾忽然掉落!我想撿就必須下去,所以決定放棄這條毛巾算了。沒多久到一個超小的平台,平台雖然小,但在這只有拉繩向上的路段裡來說,那小平台感覺一點也不小,略為休息喝點飲料拍拍附近風景後繼續上爬。因為我完全沒經驗,看這裡有兩條繩子,我就一手抓一條往上爬,結果導致好幾次身體在半途晃來晃去,手臂手腕的耗力相當大,驚險萬分!一直到有顆突出但上面刻有踏印的石頭,我居然上不去了!試了幾次手越來越酸,甚至於嚴重的抖了起來,心知這是手臂快要沒力的前兆,想說糟糕了,兩手都忙著拉著身體,就算我想求救也沒有手可以打電話啊!這時聽見上方不遠處有人的聲音,不過那些人聲並非是拉繩下來,所以我知道應該快要到頂端了,索性就再挑戰看看,誰知兩手忽然軟了,爬山爬到腳軟是我常有的事,但是爬山爬到手軟這還是頭一遭!趕緊將繩子纏繞在兩手臂,就這樣不上不下在那大石頭處休息。

小休一下恢復一點點體力後,終於決定先撤再說了,畢竟是完全不熟悉的路段,而且對攀岩更是陌生,加上前後都只有我一個人,在這麼高的地方跌了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慢慢地向下撤回,到小平台後停下來喘喘氣,毛巾也在途中撿了回來,注定這毛巾還是我的。既然走到了,我乾脆拿起三腳架出來自拍一下,好留個回憶。這不拍還好,一拍看見自己身上的衣褲、鞋子都沾滿了泥,很誇張的整件上衣還全部都是汗水!不知道是太吃力留下的汗水,還是太驚險所冒的冷汗?事後查詢我走的這條峭壁是一號峭壁,而我撤回的那裏已經是第三段,再往上第四段雖然高聳恐怖,但是大石頭上都有大凹槽很好踏,而且不會很長就銜接上接近九五峰旁的步道了!

撤回到叉路口時,想起那位身手矯健的攀岩者說過,從這叉路可以一直順沿著走過四條攀岩路線,最後還會接上石階步道,前兩條的難度蠻高,第三條他沒特別說明,不過他提過第四條是最簡單的,而且還有梯子可走。於是我就走這條土徑小路,走第四條攀岩路也好,走到石階步道也好,總之能繼續上山就好了。走約十分鐘左右,看到第二條攀岩路段,往上一看居然還有兩位年輕人慢慢爬上去!光是看就知道了,這條確實比我剛剛走那條還要高、還要險!從最低的地方看,已經完全是垂直的了。

這條土徑平緩好走,但是沿路潮濕而且路徑小,一旁還是相當陡峭土坡,走起來雖然輕鬆,但也感到蠻危險的!約再過十來分鐘,看見疑似第三段攀岩路線,這條路線看樣子我應該也能爬上去,但是我實在不想再耗力了,上方路段狀況完全不明確情況下,還是免了。最後走不到十分鐘看見疑似第四段,第三段距離第四段攀岩路段比較近,而且這第四段有原始石階,還有鐵欄杆扶手,感覺走這裡應該可以了吧?雖然還是陡,但是有梯子就輕鬆很多,沿途小段拉繩也多很快能克服,終於走出親山路線的山稜步道。

一直到親山路段,整個人才總算放輕鬆了!不過路上沒見到有路牌,於是再拿出GPS確定位置,原來向右走陡上石階就是南港山南峰,路程很短。向左則是往南港山以及九五峰,路程較遠一些。既然都走到這裡了,乾脆先上南峰再往南港山方向走。不到十分鐘就登上南峰頂,往右明顯土上坡爬上去就看見基點,北市地側精幹點編號325號基石一顆,哈!正巧是我家娘子的生日基石。我發現這裡的山頂標示寫著370公尺有點問題!因為GPS上的等高線圖這附近頂多350~360,怎麼有370公尺?事後查詢網路得知,這裡應該是標高356公尺比較正確。

拍過基石後本可以再向前走向拇指山、象山,不過重點還是南港山,所以我往回走向南港山方向。在快到南港山前肚子餓了!於是找了一處沒有人的土台休息,拿出我一早在小七店買的小便當「竹筍燕麥飯」來吃,流一身汗在山上吃起便當真的很過癮!這時候因為停了下來,身旁一堆大小蚊子飛來飛去,因為今天我難得的身穿比較標準的長衣長褲登山,本來還不想理那些小傢伙,但不知道是否因為飯太香了,圍繞過來的越來越多,還鑽我褲管以及臉、脖子和手這些沒有衣物遮蔽的地方來叮咬我!只好拿出防蚊液渾身上下都弄層防護。

吃飽喝足也休息夠了之後,整裝繼續往南港山方向走去。沒多久步道出現一小段石階梯,走上去後很快就看見有四根立於地上,但是只有兩根向上直立而出的電線杆,下層的電線杆看起來好像是燒過?在那旁邊有鐵絲網圍起的一個建物,也有許許多多的電線,某個鐵絲網狀有點怪異的內凹狀,上面綁著一大堆登山條!其凹處地面就是一顆三等三角點的基石,編號六九五號,南港山頂到了。這個小百岳第13號的南港山平平無奇,標高約374公尺,周圍展望還遠不及南港山南峰的基石處。不過這些在我走這趟南港山時已經查過,所以也不意外,因為我知道真的熱門點是離這相距不遠的「九五峰」。

續行左側看見一座大紅色的鐵架和小鐵吊車,整座看起好像是沒塗多久。從鐵吊車看出去,還能發現這吊車似乎是直通山腳下。繼續走右側有個廁所,看起來似乎蠻乾淨的,有人在打掃的痕跡,不過我走另一處叉路看看附近有什麼時,發現一旁山邊坡上居然有著一堆很明顯的垃圾!那些垃圾可以清楚知道就是如廁時的廢棄物,連女性生理用品都有。看到這景象我無言了!我不知是誰在這打掃的?或許是清潔工,或許是常在這爬的熱心山友,無論如何那種垃圾用這樣的處理方式都很不應該吧?

其實在廁所附近已經知道九五峰就在前方,雖然看不見,但是當時有一群女孩子在大石旁嬉戲,熱鬧非常!所以我聽見他們的聲音就知道已經走到了。於是我走一旁的岔道去看看一個建築物是什麼?沿路旁就可以看見有個純手工的啞鈴,周遭布置得既像個小花園,有座椅也有休息棚,而步道轉向左後就是九五峰那顆大石頭。這顆寫著大大的九五峰巨石命名,據說是因在民國六十五年一位楊森將軍以九十五歲高齡登頂而來。這附近山區以此最高,比剛剛的南港山頂還高約一公尺,站在大石上的展望很棒。雖然巨石孤立,但是石頭寬大平整,站上去也不會感到危險,難怪這裡會是此山熱門景點。

在大石頭旁與住在附近的山友閒聊,我告知他剛剛就在這前方不遠處的岩壁之下無法攀上,所以才繞道一大圈走過來。他說我因為沒經驗,兩手抓兩繩撐著身體,當然會重心不穩左右搖晃!兩手應該以一條繩索為主,持著三點不動原則慢慢上爬,繩索要保持在兩胯之中才行。我聽了之後恍然大悟!雖然我體重過百,但是從小兩手臂和腕力都不小,怎麼會撐一下子就雙臂發軟?原來我一直都是重心不穩的狀態下攀繩,為了要持續維持身體平衡,雙手出力比正常狀態還要加倍,當然很快的就沒力了。聊著聊著我們就一起走下山了,中途因為他往中華技術學院方向,而我因為要回虎山附近騎車,所以我在左側出現石階時就與他道別了。

這處的石階梯其實原本才是我今天預定要上山的路線,但是途中不知道哪裡走錯了?導致我居然往那串聯著攀岩路段的路走,陰錯陽差繞了一圈回來,這條石階山徑變成了我下山的路線了。沿途經過一處蓋有許多休息棚的地方,每一座休息處都蓋得相當考究!有些地方還寫著私人地方,我這就覺得有點奇怪了?在其中一間名曰黃蟬園的庭院,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某人的住居,不過細看發現,這裡的布置雖與眾不同,卻是幾座休息樓台的綜合。最奇特的是,裡面的擺設以及幾棟樓台的本體,全可以看得出來大多是廢物利用而造出來的!居然還能蓋得如此美輪美奐不說,裡面的景象更是考究,小橋流水、花園造景,比起很多公園都美得多。每一處的建物都有個名稱,像是小橋、景觀涼亭、休息小屋…等,甚至於連堆疊的奇異石塊都有著名稱。

沒有大門深鎖,也沒什麼非請勿入、私人地方的警告詞句,我忍不住就往裡面走了進去。裡面有不少老舊照片可以看,也有很多詩詞歌賦可以欣賞。我在裡面看見一位老者,向他打聲招呼後詢問他是否是這裡的主人?他回說不是,說這裡是所有山友大家熱心共同建設,屬於這一區塊某個違章建築物之一!這麼美麗的一座造園簡直可以說是巧奪天工,要說是很多山友一起建設真的很難以讓人相信。這位老伯起初並不是很熱情,後來說著說著就越來越熱絡。老伯姓易,是個不常見的姓氏,據他所說,他是五十歲左右來到這裡,到處東檢西湊,至今已經三十三個年頭!我聽到這裡嚇了一跳,算一算,易老伯他已經高齡八十三,但是我看他的感覺卻只像是五、六十歲左右的年紀!他說當時自己身患風濕性關節炎,後來爬山之後居然不藥而癒,於是自己就趁著爬山帶些廢棄傢俱、枯木等上山布置建造這個庭園,在許多山友或是戶外教學的小學生們通力合作之下,這黃蟬園越來越具規模。為了要使用些水泥,所以就造了水池。為了不要因為有池子而孳生蚊蠅,所以在池內養著魚。開鑿大石看見奇形怪狀的,就根據形狀以及當時一些小典故為其命名。易老伯帶著我一一介紹這裡的作品,不知不覺我跟這比我大兩倍年紀的易老伯談了超過一個鐘頭。

眼看時間越來越晚,我趕緊匆匆向易老伯拜別,臨走時他還告知這裡有幾株櫻花,春天時來這裡休息賞櫻不錯,要我下次帶老婆一起到黃蟬園遊走。我順著石階梯向下走,這附近比較潮濕,階梯上都有青苔,所以比較滑。不久就銜接上比較現代化的石階步道,看看步道上寫著「虎山自然步道」,於是就順著步道往我停車方向前進。繼續走了不長的一段路後,眼前居然出現好像在哪見過的景象?原來步道可以走至我上午經過的「復興園」。上午就是從復興園進入後開始上爬,所以錯走到攀岩區的原始土徑。在復興園前休息涼亭處小歇,看看周遭風景後順步道走回停車處後返家,結束了一天的小百岳之旅。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09 南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