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101002 圓山水神社、劍潭山

七月二十二日的晨運時,我曾騎車到劍潭想要趁晨運時間走上劍潭山、老地方,想不到從劍潭公車站牌旁的登山入口走進去後,被裡面錯綜複雜的路給迷惑了!別說“老地方”根本走不到,就連劍潭山的三角點也分不清在哪裡?最近找了些資料,於是打算先去找圓山水神社這個日據時代的小廟,再到劍潭山步道,一路預定走到文間山和劍南山。這些山都不高,雖然距離遠了一些,不過一路走的都是山稜路線,應該還算是簡單好走的路程。

早上起床時的精神總是最好的,心裡還盤算著如果可以,就順著上回走的內湖步道,一路還可以到剪刀石山。這一切畢竟只是自己幻想而已,當臨要出門時忽然找不到鞋子,心裡就一陣著急!因為打算登劍南山,實在不想穿著涼鞋走那裡的土坡,只好努力地找,還特別跑到車上看看,最後居然在自家門口旁邊發現,這一折騰花了不少時間,找不到東西那種心急如焚的狀態,也損耗不少體力。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有了?連那麼大一雙鞋都能找不到!這還不打緊,當我跟老婆順著中山北路走到台電,從台電與消防局旁的巷道進去後,才發現水神社根本不在那裏。我們只好又沿著中山北路走回頭路,一直到劍潭捷運站附近的自來水公司才發現登山小徑。自來水公司週休大門深鎖,我們從門外的石階樓梯走上去,沿著矮牆頂端一直往裡走,終於發現圓山水神社位於自來水公司內的實際入口。這一路從台電走到台水是沿著大馬路走的平路,足跟肌腱炎似乎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在中途我左腳趾頭忽然一陣刺痛!以往早晨健走常會出現這現象,問醫生也都只有「因為你體重太重」的一句回答,開始爬山以來我已經很少出現這問題,想不到就走這麼一段平地居然痛了起來!這種痛很怪異,只要指頭不出力疼痛就消失,反之則痛徹心扉,寸步難行!有時候很快就好,有時候卻會一直隱隱作痛一段時間。

幸而這次的刺痛並不會很難熬,只是走路會變慢而已,所以還是繼續一路順著登山路線往上爬,沿途緩坡樹林茂密,想不到就與文明的柏油道路相隔這麼的近,連道路上汽機車的聲音都還在耳際,居然會有如此不一樣的原始景觀。路徑不但好走,而且很快地就發現了各式的建築遺跡,在半路上有個疑似碉堡的建築,可能這裡也曾有軍人駐守吧。再走進去右側有株相當大的老榕樹,彎腰垂鬚的樣子很奇特,左側方向則有幾間房子,看起來像是曾有人居住的地方。左側盡頭是個深鎖的鐵門,在鐵門之前有兩支石柱,其中一支已倒在路旁,感覺像是門柱之類的。鐵門另一側應該是個停車場,回來查過地圖那部份應屬於銘傳大學的地方,換句話說,開車從銘傳大學進入後越過鐵門就可以抵達這裡。

往回走水神社方向,有座高的建築物已經佈滿藤蔓,網路上查詢的結果,這應屬於草山水道系統的一個通氣塔,如果沒有那些藤蔓,應可以在其門口上方看見寫著「活水頭」的字碑,那也是昭和時代的建築。在這座通氣塔的側方可以看見奇怪的矮牆,說他像是駁坎卻又有點怪異!於是爬上去看了一下,上面是一片的綠草地,周圍還有些小樹。在找尋草山水道系統資料時,得知這裡是在日本時代興建的一座貯水池。這座貯水池主要是由竹子湖、紗帽山的湧泉當作水源,經由水管路下山,一路送到這圓山貯水池,整個系統就稱為「草山水道系統」,提供當時台北市平地的用水。所以這裡原本屬於自來水公司的水源重地,一般人是無法進來的。如今這草山水道系統已經屬於歷史遺跡,所以大家都可以走訪這裡看看古跡。而那片疑似駁坎上的草地,我想應該就是當時的貯水池遺址吧!

再順路走進去後出現了像是花園一般的景象!向左側看即可見到一座小小像是涼亭的建物,那就是建於日據時期的「圓山水神社」,筆直的路直通約三十階的石階梯,那就是參道了。參道左側後方有個手水舎(有人翻作淨手池),原本比較傳統的水台應會有個簡易的亭子,不過這裡居然沒有?階梯口前有石燈籠,其側有很明顯的石碑寫著「圓山水神社」字樣,石階梯中段有兩座石獅子,一個雖然小,卻相當典型的日式神社。

草山水道全長有十數公里,在昭和七年時完工(西元1932年),在興建過程中曾有人殉職,後又有台北大雨等許多不順的事情發生,所以在昭和13年(西元1938年)蓋了這座水神社來撫慰亡靈,以及祈求水神保佑平安。走上石階最上層有座簡易亭子,其亭內擺放著簡單的香爐和蠟燭,並沒有任何神像或是神圖。後來查詢資料得知,原來這裡原本的亭子早已損毀,現有的亭子則是在1990年重新蓋的。而日本時期所祭拜的水神早已遺失,20年前重新建亭時改祀中國的水神「大禹」。如果傳統日本的水神,則大多數應該原本祭祀著「河童」、「龍」或是「大蛇」。

往回走仔細看了那對石獅子,分有一公一母,公石獅嘴張開著,且雄性特徵很明顯,而母石獅腳旁則會有隻小獅。由亭子面向參道的右方有座大涼亭,我跟老婆在該處休息,順便考慮怎麼去劍潭山。照一般的走法,我們應該原路走回到中山北路,再經由劍潭站旁的登山口直接走上去。不過在大涼亭另一側有個很明顯的拉繩陡坡,根據GPS顯示,那裏直上是最近劍潭山頂的路。雖然路陡,但是有拉繩輔助,而且路況感覺應該不難爬,於是我們決定從該處直上,能走到哪就算到哪,反正我們並不趕時間。

因為從未走過,所以我戴上手套沿著拉繩走上去。一路向上的陡坡不難走,不但路徑明顯,而且沿路都有繩子引路。我當然還是走走停停,我家娘子則是氣定神閒,還向我報告說他一路都沒碰過繩子!很快的在茂密的樹林出現空隙,展望變好,距離短而且海拔不高,望眼士林區都很明顯。沒多久我們走到一個疑似休息區的涼亭,但是那看起來像是他人的家!裡面設備相當完善,裡面還有一大張紙寫著「和諧會」,路旁還吊著衣服曬,而亭內則有隻不怎麼友善的黑狗兄(有點像挪威納犬),看到這情況我們也沒走進去休息了,繼續沿著路向上走。沿路階梯上忽然發現蠻大條的蝸蟲,這種黑褐色頭部呈扇形的陸生蝸蟲叫做笄蛭(Bipalium fuscatum),專吃小蟲、蚯蚓的軟體動物。走至一處雙層的大亭子,上層是個羽毛球場,下層則像是個休息平台,裡面也有條疑似生病的狗兒,我們就在這裡稍作歇息。

這裡的展望真的不錯,加上今天的天氣很好,空氣品質也很清晰,遠望群山、都會以及天上的雲朵簡直像是一幅畫!欣賞風景之餘,喝點飲料補補水份後,繼續往上找尋山頂三角點所在。根據GPS顯示,其實我們已經在附近了,但路線並不像一般正常的登山路徑,一直走到一處疑似民宅,而我們好像身在民宅之內?因為我們是從一個鎖著的鐵門旁走了出去,而不是走進鐵門內!如果這些地方都屬於私人土地,那我們沿著那陡上土徑走,居然是直接先入侵他人家園才走出步道!?

走出去後地圖上顯示是雞冠山步道,沿路旁都像是花園一般,大大的粉紅色扶桑花還真特別!我還在欣賞花園之際,娘子忽然大喊「找到了」,原來她拿著GPS順路去找那顆二等三角點基石。轉過這花花草草後方,就出現了一處圍籬下的三角基石,劍潭山標高約153公尺,台灣小百岳,二等三角點編號1064。山頂上少有遮掩,在大太陽底下還真有點熱。我們找了一處樹蔭,吃點水果消暑,也順便拍拍這顆基石。

吃飽喝足休息夠了之後,我們繼續沿著步道往「老地方」前進。走在正規步道上都是山稜線步道了,其實並不難走,但是我的腳還是隱隱作痛,所以依然走走停停,而且行進速度趨於緩慢。本以為老地方應該很近,誰知這一走才發現有段距離。沿途有不少地方的展望都不錯,也有不少以前軍隊駐守時的建物,有一、兩個還蠻像鐵牢的,不知道以前這裡是否用來關人的?山稜路徑有個好處就是沿路都走在屬於最高的地方,不過沿途還是有許多高高低低的起伏。終於我們也走到老地方這裡,看看山下風景,居然這裡的山下已經是大直了!大直橋、松山機場、台北101以及大佳河濱公園清晰可見。

一直以來我常看見資料說到「老地方」這裡,所以我早知這裡是一處休息的場所,但我沒想到這居然已是從劍潭走到大直了!難怪我走到腳又開始痛,我趕緊找個地方坐下,把鞋子脫掉歇息。其實這鞋子的尺碼比我皮鞋尺碼還大一些,目的就是為了在爬山時指頭不要去頂到而難以忍受,不過卻還是會引起腳痛,看來我還是真的不適合穿鞋!我家娘子從小愛貓,之前他來過這裡時曾看見有隻貓在此,所以她一到就是先找那隻貓,可惜都沒找到。後來在休息途中,那隻貓咪忽然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

老婆玩貓,我賞景休息。忽然發現老地方這裡居然也有條陡下的路徑!那條路徑也是一樣沿路都有拉繩,看了一下山腳位置,這裡應該也能直接走到大直街道才對。考量一下我的腳雖然在休息後稍微緩和了,但如果再走往文間山方向,那還必須走到自強隧道再過去才行,那樣一來路程可不短。加上那時已經過了正午,其實我們也都有些飢餓,所以決定就走下山去吧!沿步道繼續走,不久應該就會接上從大直上來的路徑,但是我好像走拉繩路段上癮了,所以就跟老婆商量直接走看看那條陡下的土徑。

這條原始土徑的下坡路段還比水神社那裏長些,不過一樣路徑都還算明顯,而且也幾乎沿路有繩索,所以走起來倒也還好。這條土徑的出口就位於正規步道上的新建涼亭,那條正規步道老婆走過,她抱怨說這條陡下土徑根本沒有比較快,其實走正規步道的距離也差不多如此。小歇一下,我們就順著這條「通北街165巷」步道走回住宅社區。在社區裡的公車站,我們幸運的遇到了愛買的免費小巴,問司機是否可以載我們到大直捷運站,司機允應可以之後我們就搭著免費的車子到捷運站,省去走這段路的時間,最後我們在一家叫做「豆腐男」的店用餐,吃飽後直接搭乘公車回家。

文章參考資料: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需仁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