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101003 北海岸、忠義山

星期天一大早,老婆預定跟隨自行車行的車隊騎單車從故宮上風櫃嘴,沿著萬崁公路一路到萬里,再繞行北海岸走一圈回台北市。這麼大工程的路線,我當然是不可能參加,所以我早先就預定再走一次風櫃嘴往擎天崗的路段,上次我是接近中午才啟登,最後只走到頂山就撤退了,這次比較早出門,加上天氣涼爽,心想這回應該能夠走完全程。我是騎機車上風櫃嘴,所以也順便可以幫老婆的活動拍拍照。



又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在家等候餵米福神犬吃飯後才出門,誰知六點就出門的老婆在米福神犬剛剛吃完飯之後就傳了訊息來說她已經到達風櫃嘴了。天啊!我本來想那麼陡的一段路,他們應該至少八點多才到得了,但是居然在七點四十分就已經到了海拔約六百公尺的風櫃嘴了。我趕緊提了背包和登山杖就出門,一路順著他們的路線直衝風櫃嘴。走他們的路線主要是因為擔心我家娘子上風櫃嘴後就撤退返回,那樣我也能在半途遇到她而不至於撲個空。不過我抵達風櫃嘴已看不見他們的人,想想北海岸的路很漫長,不知她能不能挺得住?跟她一起的都是三鐵運動健將,所以還是不太放心她騎這麼遠的路線。

最後我決定放棄登山,一路順他們的路線往萬里騎去,順便看看這些路段附近有些什麼山也好。萬崁公路下滑可以直接到萬里,不過那山區的路都蠻陡的,我騎機車在好幾處轉彎點都差點無法煞車,每每往對向車道滑了過去!幸好一路上車子並不多,否則還真會險象環生。越騎就越擔心我家娘子,但是因為我趕到的時間比起她傳訊息給我的時間已經晚了三十多分鐘,這一路一直到萬里的市場老街都沒見到他們任何一個人!公路車下坡路段的速度並不比機車慢,我想要追上他們還必須再加點速度才行。

萬崁公路順沿著瑪鋉溪向山下走,沿途都是山區,感覺上好像有不少登山步道在這附近。行至萬芳煤礦的公車站牌附近,瑪鋉溪旁景色很棒,順沿著溪水往上游或是下游看都很美,溪水相當清澈!久沒騎過長程的距離,想不到還有點累,在此歇息一下順便欣賞公路旁的美景。查看了地圖,已經進入萬里,順騎下去就能接上北部濱海公路。這一路下來只見三、四位外國人騎著單車,他們是從風櫃嘴跟我一路下山來的。

休息後我繼續往濱海方向騎去,沿路單車越來越多,但就是沒見到我家娘子那個隊伍的人。一直到金山我終於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兩個單車背影,其中一人還蠻像是老婆,我加速趕上前去確認,終於讓我找到老婆了!我尾隨他們一段路,但是我家娘子一直都沒發現我在後面,可見得當時頂著大太陽騎在北濱的路段,實在是相當累人,累到我就只在他們身後五公尺以內都沒發現到我。後來還是我不耐煩了,直接騎到老婆身旁,他才驚訝地看見我忽然出現。打個招呼後,我一直就這樣尾隨老婆的單車,一路慢慢地騎走北海岸欣賞海景。

從自家到北海一周這麼遠的路程,大太陽底下整條北濱也無任何遮掩,我光只是騎在機車上都感覺到有點累了,更何況他們騎的可是人力單車!我一直尾隨老婆到淡水紅樹林捷運站,他原本已經感到累跨想要搭乘捷運返家,不過後來又改變主意,進入河濱自行車道騎回去。因為到了自行車道我也無法進入,所以我就自己騎機車往北投方向過去。本想今天都只是騎機車,還沒爬過半座山,所以到陽明山區去看看有沒有簡單的山路能走走也好。由淡水中正東路往台北方向騎,關渡附近左轉中央北路。

沒多久在忠義站附近,忽然有個忠義山親山步道的路標吸引了我,台北市規劃的親山步道約有二十條,大多數都屬於親子級的簡易小山,忠義山我曾經看過資料,不過都還沒走過,這樣的路線正好適合,所以我直接就順著指標,從中央北路四段30巷轉了進去。一路經由行天宮的北投分宮旁,以及陳氏古厝進去。陳氏是這裡的大地主,原本古厝位於現在北投捷運機廠內,應該是捷運興建時遷移至此。據說忠義山也是陳氏的土地,後來提供給地方讓大家可以登山。我一直騎到巷道的叉路,路口旁有個楓丹白露登山口,順著巷子直看過去,可以看到一個社區大門,那裏就是所謂的楓丹白露社區,而不是法國那個楓丹白露(Fontainebleau)。

登山口走進去後,平整的石階步道只有一小段,石階之後可以看見輔助繩的泥石土徑!不會吧?這裡也要走這種原始風味的登山路!我今天上午是趕著出門的,所以身著相當輕便的短衣短褲和涼鞋,實在不想走土徑上山。不過放眼過去,這條山路雖然略陡,沿途倒還是蠻乾淨好走的,所以就先不管那些,走了之後再說。查看 GPS得知,這一路往上會到達一個叫做「小八里坌山」的山,並沒看見任何忠義山的資訊?路程大約只有六百公尺左右,應該很快就能到達山頂。沿路經過幾座陳氏的墳墓,以及一些不知是什麼用途的界石,很快的就出現了山頂上那一片大草地。

那片大草地很明顯是有人整理的,草皮上還很清楚地有做一條行走路徑,眼前看去是一座大到有點誇張的巨墓!那麼大的一座墳墓,讓我想起之前去看過的「林秀俊古墓」,心想這可能又是陳氏大地主他們祖上的墳墓。走近一看更讓我驚訝,原來大墳墓旁還有一座差不多規模的墳墓,而且兩座墳墓都屬於何氏,並非陳氏家族!原先我看見的大墓原來是一位名為何國華的母親之墳,立墳者就是何國華,而旁邊另一座大墳比較新,那是何國華本人的墳墓。事後查詢資料得知,順這山路往前繼續走,可以走至一個名為國華的高爾夫球場,而這裡的兩座大墳就是那高爾夫球場創立者何國華先生以及他的母親之墳。

我照GPS指標走向右側明顯的路徑上,發現三角基石位置居然在路徑之外!草皮上行走倒是還好,但是要在那雜亂無章的樹林內找基石,以我現在的裝扮真的很不想進入。可是既然已經來到這裡,看看地圖上顯示的位置又如此之近,沒進去走一走還真有點對不起自己。找了一下發現有個小缺口出現很多登山條!但是那個缺口還真難以讓我難以走入。考慮了一陣子,最後決定硬著頭皮進去闖一闖!用登山杖排除一些大的雜草和蜘蛛網,踏進去之後發現地下很軟,仔細看了一下原來那裏面有許多的垃圾堆積,因為都長出各種不同的植物而覆蓋了。裡面有叢小竹林,我從左側繞竹林走過去,但是完全沒發現任何東西,手腳沒有衣物覆蓋的地方已經開始被各種不知名的小蟲子攻擊,奇癢無比!有點忍不住後往回走,但是又不甘心什麼都沒找著,就在這時忽然發現另一側似乎感覺有人走過的痕跡,順著進去後終於看到三角基石。

嗄嘮別山,又名小八里坌山,編號1102號 三等三角點基石,旁邊的山頂標示寫著標高233公尺。看到這棵基石我感到有點納悶,明明走的是忠義山親山步道,但卻見不到忠義山的名號!不過這在後來另一顆基石旁看到解答了。當時我為了拍照渾身已經癢得受不了,那顆基石的編號是面向著我還很好拍,但文字面向大叢雜草拍起來有點麻煩。後來回家查詢地圖發現,原來那基石位置居然是台北市北投與台北縣淡水的交界!說不定我拍攝時腳踩在台北縣,而手伸到台北市去拍照了。要不是該處雜草叢生且垃圾一堆,拍這基石照還真是個有趣的事情。

看看路標得知順路再走還有幾座山頭,而且距離都不遠,原本我有意一路繼續走下去,但是天空忽然有一半是烏雲密佈,另一半則青空萬里,今天匆忙之際雖有帶雨傘,但還是能不淋濕就盡量不淋,所以我順草皮道路往回頭方向走。這一走才發現,我剛剛先被大墳墓所吸引,之後又為了找基石沒特別注意其他方向,所以這一往回走就發現幾座休息涼亭,旁邊有比較正統的石階步道,步道旁還有座北市親山步道的打印台。我向打印台走去,赫然發現石階梯旁邊又出現一個山頂標記!標記上寫著「忠義山 H230M 北市以及五等三角點12號」的內容。我轉頭看看那嗄嘮別山的基石位置,相距不過約百來公尺左右而已,居然出現兩座山名,兩顆基石!原來忠義山在此,雖然多賺了一顆基石,但是感覺很怪異,根本就是同一座山啊!

雖然感到奇怪,不過還是拍了照再說。回家後我查詢資料得知,行天宮的北投分宮又名「忠義廟」,捷運忠義站就是以此宮之名來命名。這忠義廟感覺比台北的行天宮還舊,資料中也得知真的這座廟歷史比起台北行天宮還早。不過我還是搞不懂這邊登上的山路頂端為何會稱為「忠義山」?後來想想不知道是否因為北縣、北市之不同,所以就有兩個山名在這座山上?這標示忠義山的地點,百分百是屬於台北市北投。忠義山這處的休息亭子有不少個,在某亭子後方居然還發現登山條!看看那方向,應該就是指往三等三角點所在位置的路吧。

一早從風櫃嘴繞行北海一大圈,在這廣大的山頭上東走西走感到有點餓了!我早上曾在小七買了一份國民便當,所以就直接找個沒人坐的涼亭吃中飯。雖然我還是滿頭大汗,不過今天山上的天氣很涼爽,隨時都有清涼的風吹來,相當舒服。會買這國民便當是跟樂山水其中一位領隊阿釧那學來的,真想不到爬個山,在山上吃起半溫半冷的便當還真可口!一口氣整個便當被我吃個精光。在吃飯的同時,忽然一隻大胡蜂靠近,牠一直在我周遭看著我吃飯,我也一直注視著牠,環顧四週先確定牠應該沒有同伴,仔細打量一下那隻胡蜂,體型很大,腹部尾端很明顯的一節大黃色,當時我只知那是屬於胡蜂的一種,雖然牠應該不會主動攻擊我,但是畢竟牠也是屬於蠻毒的虎頭蜂之類,我扒完飯之後,牠還是持續在我身旁,我站起身來拿著毛巾預防,也順手拿起相機想拍牠,誰知牠就忽然飛走了!後來查詢得知那就是傳說中的「黃胸泥壺蜂」。

休息時看看涼亭上的一些文字,發現居然有個請大家支持某位現已下台的台北市議員文字,因為這些涼亭他有協助重建,不過我事後看看另一處捐款者姓名,發現他所謂的協助好像只值千元?可惜我不是名人,否則捐比他多兩倍也能寫上支持我的牌子,那我也願意!哈哈~山就是山,一個自然環境能有個歇息之所,或許是登山者都需要的,偶爾有個小亭,幾張座椅都無可厚非,但是以這樣形式來做為政治、理念的宣傳或號召總讓我會有點反感。世間上的紛擾就留給世間,真不希望大家把那些都帶上山來。

吃飽喝足眼看天空烏雲越來越多,趕緊循著原路下山騎車。下山之前在某樹旁看見「光武山」的標示,並且有三角基點的記號,但是我循著方向看去,實在看不出那裏有什麼山路可走?也沒任何登山條,加上GPS裡並無這座山名,所以查探了一下後就直接下山了,下次找齊資料再來走一遭。回家我沿著捷運路線騎,一直到了士林才遇到輕微的飄雨,幸好雨勢不大,回到家後身上潮濕部份大多是汗水而非雨水。這座臨時起意登上的小山,似乎還有著許多值得再去走一次的未知部份。
陳懷公祖厝石碑







此行程所有照片:
北海岸一圈、小八里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