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樂山水活動-十分古道

到現在連台北都還會迷路的我,星期六居然預定去基隆!而且原本老婆要跟我去的,之後居然改變主意,變成我一個人獨遊。18日星期六是樂山水第103回的活動日,預定去十分古道、頂子寮山。上個月我打破了只在周年慶才出現活動的迷思,這個月看看行程居然想再破個連續參加的第一次紀錄,但是這個月不一樣的是路線等級,上回是2等這次是3等,雖然只加了一等對我現況來說應該可以應付,但足跟肌腱炎發作後,原本體力就缺乏的我,距離一長更增添困難度。


連續又開始悶熱的台北,老天居然在這個時期送了一個不小的颱風過來!原本颱風行走的速度慢,還不至於在星期六會影響到台灣,週五晚上行走速度居然慢慢加快,周六上午就發布了海、陸的颱風警報!一大早起床察看日本和台灣氣象局網站,發現至少在下午以前暴風圈應該還不會到達本島,外面天氣也呈現間歇雨,一下子大太陽露臉,一下子又有驟雨,不過雨量算是少的,所以還是準備了行囊去爬山。

因為腳傷的關係自知走得很慢,而且也不適宜走太長的路程,為了不影響整個隊伍的腳程,我並不打算照活動的預定路線走。這回活動他們預計從十分車站開始走,沿小路一直走往十分寮上山,接上五分山步道後頂子寮山登頂,再轉十分古道走向荖寮坑。我自己的預定則是反方向開車到荖寮坑,從這裏的古道起點直接登山,先上頂子寮後走向五分山,再下山到頂子寮和樂山水的隊伍會合,一起走回十分古道下礦坑遺址參觀。事前我先以電子地圖畫出了他們可能走的路線跟領隊阿謙確認,確實了路線後我猜想中午應該會在頂子寮山頂下的土地公廟用餐休息,以他們的腳程九點五十分開始走,預計十一點前後應該就會抵達休息點。

一早雖然起得不算晚,但是整理、查氣候還有帶米福散步等瑣事做完,直到將近九點我才啟程。基隆的路我當然不熟,只能依賴著GPS帶路,幸好一路上都很順利,很快地就走上暖暖的東勢路直上暖東峽谷,過暖東峽谷後循產道一直把車開到登山口,當時已經有好多車輛都停放在那,真是想不到雖然颱風警報已發出,還是有一堆人都來爬山!路口涼亭上有幾位女山友,他們早已運動完坐在涼亭上休息閒聊了,有位好心的山友,看我是第一次來,還熱心的來告訴我怎麼走可以繞一圈又不會太累,不過他說的是繞整個礦坑遺址一圈,和我此行目的不同,還是很感謝他熱心的說明路況。

停好車穿好鞋後就開始從古道入口起登,天氣狀況相當棒!沒有炙熱陽光,也沒有下大雨,適量的風在山林間吹起,那種感受真比在家的冷氣房裡還舒服好幾倍。我大約九點五十分開始走進去山林裡,時間已經和我預定的晚太多了,看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就算走不到山頂和樂山水會合,他們也會走這條路線下來,所以我倒不太擔心會遇不到他們,除非是活動臨時取消或是臨時變更。走進古道後沒多久就要過小溪,我在地圖上曾發現這裡,不過不是我想像中那種大溪流,而是走過那小山溪上的石頭而已。那石頭好滑!雖有人以木板和細繩輔助,我還是差一點就在走過去後滑倒。

過溪後一路的上坡,完全是土石小徑,時陡時平。感覺天上好像下起驟雨,但是因為走在茂密的山林間,雨水都被頭上的許多大樹承接了,實際打在身上的並不多,反而還有些清涼感,不過行走的路程因為潮濕,本來就很滑的路徑更加難行。那些石塊階梯很明顯地都有青苔,但也能看出這條古道路線其實算蠻熱門的,沒人走過的青苔石很滑大家都知道,但是青苔石常常有人踩的的痕跡加上潮濕更滑!而且因為表面看起來像是一般石頭,會容易讓人輕忽而滑倒。這回我雖穿了比較正式的鞋來登山,沿途還是有好幾次都差點摔跤。

這條古道的陡上階梯很多,有泥石塊階梯,也有擋泥木板階梯。雖然在這樣的天候之下,不過行至中途仍偶與山友交會,有些人是為了提前下山接濟其他山友(因交通不是很方便);有些則是看到下雨而臨時取消行程下山;還有些人則是一早就從其他山頭爬完了要下山去。我則一人走走停停,腳有舊患未癒也無法太快,一邊欣賞茂密森林,一邊享受清涼山風慢慢上爬。這種身上流著大汗,卻又感到很清新舒服的感覺真的很奇妙!最後登頂前是一段約百公尺的大陡坡,一旁有粗繩輔助,很容易的就銜接上五分山石階步道。

走到這裡一公里的山路幾乎花了快一個半小時!走進福德宮附近都沒見到半個人影,猜想只要不是活動臨時有變更,他們應該都還在這步道上慢慢上來。我先卸下行囊將身上早已溼透的上衣脫下,拿著相機去找基石,五分鐘後在福德宮後方的雜草土徑上方發現了山頂標記,地上有顆無名基石,算是完成了頂子寮山的登頂。返回土地公廟休息,算算時間我如果再走上距離這裡約兩公里的五分山,非常有可能會錯過和樂山水部隊會合的時間,加上遠望五分山西峰和山頂上雲霧繚繞,天候似乎不是很好,所以決定在這裡休息等候大家。

沒多久有陣非常吵雜的聲音從福德宮後方的山頂上傳了過來!有人在那裏大喊著「到山頂了!」接著就有一堆男男女女的聲音越來越明顯。原來是有另一個小隊伍從望古山走到了這裡,他們一行約有七、八個人,一進福德宮就準備開伙要吃飯,而我只有一個人在這裡休息感到有點尷尬!閒聊中得知,原來他們是騎機車到荖寮坑,先走上望古山再繞過來這裡。心中很佩服他們,雖都算是有點年紀的人(中年以上),卻依然壯健的能走這麼遠的古道山路。幸好尷尬的心情沒維持多久,很快的我就看見五分山步道走上來一個熟悉的面孔!樂山水的志浩滿身是汗,一馬當先的走了上來。

看見志浩我終於放鬆了!一來是因為看到熟人可以免於那麼尷尬,二來是我的計算沒錯,他們也沒有取消或改變行程走了上來。沒多久其他人也陸續上山,志浩他獨自一人離隊走去五分山,我本來很想跟,但是聽阿謙說平常人大概50分鐘來回,志浩大概25分鐘搞定!天啊!這樣的腳力我還是免了吧,等志浩下山回來我說不定還在登山途中呢。

我跟大夥兒合流,就在這土地公廟旁休息吃飯。因為廟裡已經被剛剛那組人使用了,而樂山水這一隊人馬沒想到也居然高達十三個人!幸好當時沒下雨,地上也是乾的,所以全隊就直接席地而坐,休息吃飯。我這時犯了一個錯誤!我身上其實有帶著從網路上登山前輩那裏下載的詳細軌跡圖,其實離我們席地而坐的地方再往五分山不遠處就會有一座涼亭。我居然忘記身上有圖而沒拿出來看!我是事後回到家看了今天的路線才發現的,還好五分山石階步道夠寬廣,大家就地休息也沒什麼不妥。

休息夠了聽聽阿謙解說附近的小歷史,新人自我介紹以及下回登山預定後,大家就決定不等候志浩直接走古道下山。從我最後走的那段陡坡直下,上來還覺得沒什麼,往下走這裡才覺得真的無繩難行。大家沿著古道順勢而下,感覺往下走比上來困難,因為路更滑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上山容易下山難吧?這時讓我驚訝的是,當我們走完那百公尺陡下沒多久,後方居然出現了志浩的身影!天啊,阿謙這次說話真的沒誇張,讓我見識到志浩的健腳。

下山的途中我差一點摔倒,但是卻也因此又傷到右腳足跟肌腱!變成越走越慢,好不容易撐到礦坑遺址的叉路,跟著大家走進礦坑遺址,看看先民在此採礦時所建設的遺跡。從叉路上爬,想不到居然也要爬升大約百公尺左右!跛著腳欣賞遺跡和茂林,這段遺跡之行從叉路走進,一直到下方的休息涼亭也花了大約50分鐘的時間。因為暖東峽谷的公車班次少,兩點的班次趕不上就要等候四點的車,我與另一位林老師都有開車至此(據說那位看來嬌小林老師更猛,比我還早到荖寮坑,走跟我一樣的路線到十分車站跟大家會合再走回來的),就載著大家直接到暖暖車站去搭車,結束了今天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