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星期五

晨昏遊走內湖剪刀石山

內湖的剪刀石山是我晨運時最常爬的一座小山,標高只有大約258公尺左右,也有人把這裡當作內湖的金面山或是小金面山,這一帶山區確實有幾個無名山頭,後來在我看到藍天登山隊某張手繪圖後,也就直接將這有顆巨大剪刀石的山頂直接稱之為「剪刀石山」,而另外有個土調圖根點的山頭稱為「金面山」,至於小金面山則在西湖山那一方向。其實給山頭取個名字只是便於說明與記憶,想怎麼去稱呼或是命名就隨緣吧!

打開等高線圖一看,可以知道剪刀石山應該是西湖周邊的最高點,山頂本來有座貼滿相片的「論劍亭」,不過在2007年4月22日被燒掉了,後來改建了現在這座兩層的高級豪華涼亭。至於為何燒掉?有人說是某登山情侶因分手所為,也有人說是因為有人在山上煮食,而離開時沒將火星滅熄…總之原本的論劍亭已經沒了,現在這個新的論劍亭則似乎是少了一股熱情。

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天樂山水有活動要去桃源谷以及灣坑頭山,因為是小百岳,即使知道路程很長,但還是非常想要參加,所以在二十日週六這一天本來想自己安排一個簡單的樹林遊,不過樹林畢竟還是離家太遠了一些,所以就很懶得動。老婆一上午就跟岳母出門去逛街,而我獨自在家發呆了半天,下午三點左右還是決定出門活動活動,自然而然地就走向了剪刀石山。這座山爬過幾次我已經數不太出來了!多數都是早上晨運時去爬,也曾在烈日炎炎的盛夏中午去攀登,也有過在大雨過後的清晨去走過,甚至於夜晚拉著老婆上山吹風賞夜景,就是還沒看過剪刀石山的黃昏,星期六這個時間上山,如果無誤正好可以欣賞黃昏景色。

平常我大多數是從環山路136巷底的登山口上山,這條登山步道是最直接登上剪刀石山頂的步道,不過這條步道分有岩稜路徑以及大岩壁路徑兩個選擇。通常在晨運時我大多數都是直接走岩稜路徑上山,大約在300公尺左右開始,這條山路就陸續會出現一些岩石的攀升路段,到達約500公尺前後就會出現大顆的岩石路徑,必須攀爬在整齊像是一塊塊大豆腐塊的岩石上面走,雖有扶繩不過沒什麼用處,因為那些繩子多在岩石下方,所以扶著繩子反而難走!幸好角度並不會大得離譜,而且有多處還都鑿有可踩的凹痕,這條步道攀爬至七百公尺左右就可見到論劍亭。

另一條說是竹月寺步道,大多數路段是個有木板擋土的那種階梯,比較平緩易登,不過最後路段確有大岩壁必須攀爬!竹月寺步道我走過,那是另一條通往竹月寺的登山口,其路口也在環山路上,不過大岩壁我就沒走過了,爬山之初那個岩稜對我來說就已經夠嗆的了,岩壁當然是能免則免。二十號星期六這天的下午,我忽然心血來潮想走走看這大岩壁路段!因為在網路上已經聽很多前輩說過,這個大岩壁「毫無挑戰性」,是個輕鬆簡單的路段!反正就當作散散步運動一下。這竹月寺步道還有部份原始山徑,有趣的是在剪刀石正南方左右還有個小山頭,而且那個山頂還鑲有一顆疑似874號的量測基點,不過登山步道並未指引該方向,更加不知是否有山名,姑且就稱之為「剪刀石南峰」,我想那應該是屬於私人土地吧?

進入登山步道後馬上路就分為兩條,左側陡上是我走最多次的石稜路線,右側直行的緩坡就是竹月寺步道。這條木板土階路段坡度都不大,一路蜿蜒路徑明顯,沿路還有叉路可以通往主線的採石場遺跡,還有涼亭可供休息之所。大約十來分鐘行至一個說明導板,那是個叉路口,左後比較陡的階梯是繞往打石場遺跡的路段,而左前比較緩的居然就是通往石壁的路徑!我本來還有點懷疑,怎麼感覺還是這麼緩?結果在看到前方路上開始出現比較大一點的岩石後,馬上就見到那傳說中的石壁路了。

這石壁看起來雖然有點嚇人,不過實際走了之後發現真的比起岩稜還簡單的感覺!最主要的是壁上都鑿出小石階,而且沿路扶手繩都可以攀扶,確實挑戰性不高。沿路都能回頭展望山下風光,內科、基隆河的情景都清楚可見!這樣的石壁路段大致上分為兩部份,一段比較陡長,一段則比較短一些,走完石壁則是接上岩稜路的後段,不久就可以見到論劍亭了。我發現走這段路雖然後面的石壁有點攀爬陡升,但是卻沒岩稜那條路段那麼喘,而且速度似乎也快了一些?我照例到打印台旁邊向大石土地公打個招呼,走上大石頭遠望美景。

剪刀石山無論什麼時候上來,景色都是那麼迷人!站在山頂上的巨石,俯視山下景色,享受頂上涼風。這座山雖然不高,但是那股氣勢卻不小,平常攀登的人也很多,雖然不至於像忠勇山那樣都是成群結隊,不過來來往往的登山者始終絡繹不絕。站在山上賞景一陣子後,忽然發現大直圓山方向的天空景色變黃,本來以為這天的氣候狀況不佳,無法觀賞到日落黃昏,居然在這時西方的天空出現空洞,硬是給太陽擠出烏雲而下,我趕緊拍幾張照片後迅速下山,不是擔心要摸黑,而是我想起岩稜路在打石場附近有個地方正好面向太陽下山的方向,如果從該處欣賞黃昏應是奇景。

我趕緊從石稜步道下山,這個時候才四點四十分左右,想不到冬天的黃昏這麼早!這邊的下山路徑我就熟悉多了,爬爬跳跳總算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前看見那美麗的黃昏。人說夕陽無限好,確實真的很棒!但時間匆匆,美好的事物總是稍縱即逝,轉眼間太陽就只剩下不到半個頭,而另一邊的美麗華摩天輪也正好亮了起來,誰說只有淡海的黃昏才是最美?我就認為這圓山黃昏也並不差啊。

隔了兩天後的星期二清晨,我又再度走了這條岩壁山路上去,清晨五點天空完全都是漆黑的,這跟夏日的清晨大不相同!在這之前下山摸黑已經有過經驗,不過清晨上山摸黑還是我頭一遭。上山摸黑比下山摸黑簡單些,雖然一樣伸手不見五指,不過因為一路上爬所以比較不擔心踩空滑倒,只是漆黑一片,一有點風吹草動總是讓人會有恐懼感,就是因為不知道是什麼聲響,而眼睛幾乎處於沒有作用情況之下就會驚恐。這條路星期六才剛剛走過,明知根本不會有什麼狀況,卻也還是小心翼翼慢慢爬升。

走到大岩壁時天色漸漸有點亮光,不過依舊還是漆黑一片!我坐在大岩壁中段部份,看著山下的夜景,這個夜景並沒有剛剛入夜時那麼閃亮,不過台北城市都是光亮一片,靜靜的欣賞卻也還不錯!我試拍了幾張夜景,可惜技術不佳成功率還是偏低。眼看天色越來越亮,所以就繼續上山去運動,可惜天空黑雲密布,並沒有在這天看見冬天的日出。回家後我將照片做了一些整理,決定另開一個相本專門記錄各種時候的剪刀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