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樂山水之蕃薯寮、桃源谷行

上個月因為適逢花蓮之旅,所以沒有辦法參加樂山水的坪林三星感到很可惜!因為坪林三星那三座山還不算是我現在的狀況可以自己獨行的山,即使跟著登山隊伍,我也很擔心會拖累大家。十一月二十一日也是樂山水的活動,這次的活動是由宜蘭大溪登上蕃薯寮山後,再順路走過桃源谷與灣坑頭山。看到灣坑頭山我的眼睛就亮了!因為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小百岳之一,所以即使知道自己可能體力還是不夠,也決定去走走這條路線。

本來我打算比大家預訂還提早一班火車先爬,以免速度太慢拖累大隊,但是後來我發現早一班車居然比大家早了兩個多小時左右,到達大溪也才七點多!即使走得再慢這樣的時間也太誇張了,真是了不起的台鐵,居然是這樣安排時刻表的。最後我決定乾脆自行開車,而且也想多走一座鹿窟尾尖山,因為平常幾乎沒有什麼機會會往那個方向走,既然鹿窟尾尖距離桃源谷叉路不遠,怎麼可以就這麼放過?

我跟老婆兩人九點多抵達起點的大溪車站,九點半左右由大溪開始走上山,登山口離大溪有一小段距離,在大溪川旁的公園內。一路往上走的路都是石階,當然也有泥土舊路,不過那兩天都是雨天,別說路滑難行,那踩下去像是採到排泄物的爛泥路根本難以行走!所以我們一路順著豪華石階陡上,石階一段走過一段,好像永遠走不完似的,當走到蕃薯寮山頂基石處,不但早已滿身大汗,還頭昏眼花搖搖欲墜!

蕃薯寮山標高大約456公尺,三等三角點1120號,雖然不算很高,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走起來特別的喘?在蕃薯寮上休息時,我們已經看見樂山水的先鋒志浩抵達,他的腳程之快令人乍舌!我已經比他們快了四十多分鐘開始走,結果還是被硬生生的輾了過去。趁著後續的部隊還沒到達,我跟老婆兩人趕緊再度偷跑,能多走快一點是一點。過了蕃薯寮山頂,路徑趨緩不少,雖然依舊起起伏伏,不過已經比較沒登蕃薯寮時那麼痛苦了。

我們繼續路程一直到了桃源谷叉路的土地公,幸而只有志浩夫妻超越了我們,這土地公處正是鹿窟尾尖的叉路口,其實我已經感到我的體力可能會不夠了,如果在續行上一座鹿窟尾尖,那我可能走不完全程。當我還一直在遲疑是否要爬上鹿窟尾尖時,身旁的老婆大人已經不見了!抬頭一看他已經自己走到半路上了,只好放棄思考硬著頭皮跟著走上去。

鹿窟尾尖是兩個很明顯的山頭,一整個都只有牛路,而不是人路,快登頂前那爛泥並不好走過,但因為並無特別的路徑,所以自己想怎麼走都行,只是這時太陽正大,曬得我也從背包拿起我那頂超級大帽來戴上,這一戴上帽子整個感覺差好多!忽然間可以感受到山風吹來的舒暢,果然有曬太陽跟沒曬太陽真的差別好大。沒多久我們走至導航上基石附近,但是眼前沒看見基石,只有一堆雜草矮樹擋道,矮樹旁因有個登山條,所以我們只好往裡面闖!

那堆雜草矮樹之內的路更加爛!完完全全應該都是牛給踩出來的路,別說登山杖有擋泥板還是陷進去,連踩上去腳要拔起來都會黏在地上。幸好這從小樹林不大,在背幾株帶刺植物給刺過之後,我們終於看見出口以及那顆土調圖根點。鹿窟尾尖山又名內寮山,標高大約553公尺,土地調查局圖根點一顆,這裡的感覺就跟桃源谷很像,完全都是草。而順地往前的路可以很清楚看見水源,我們到的時候下方水源正好有好幾頭水牛在水源旁吃草,有公有母,有大有小,看起來像是一個牛家族。

續行當然還有幾座山頭可以走,不過剛剛上山的半路中我已經遠望到樂山水成員陸續走過土地公旁往桃源谷涼亭處上去了,我們當然不可能再繼續走其他山,趕緊下山返回桃源谷跟大家會合。最後終於我們在桃源谷涼亭會合了,只不過我們到達時大家已經開始準備繼續往灣坑頭山走,我知道這時間已經太晚了,當然不可能要他們等我們吃完飯,不過幸好還能在此跟大家會合,也拍了團體照。

大家繼續走之後,我和老婆在涼亭處草草用餐,小歇一下,很快的我們已經可以看見遠方福德山腰出現了雄哥與志浩這些健腳努力地往上爬。我看老婆很想再繼續跟大家走,於是我們也趕緊跟著大隊後面趕路。其實如果只有老婆一人,他可以很輕鬆的趕上大夥,不過這時我的腳趾已經有點開始出現嚴重抽筋的現象!其實一早在蕃薯寮山前就已經有抽筋,只是早已習慣這種腳趾抽筋,所以並不太在意,現在要往下快步走,就感到比較疼痛。我叫老婆直接跟他們走沒關係,我想辦法繞腰看看可不可以抄捷徑。後來老婆先走了上去,而我找不到捷徑,只好有乖乖的以環繞方式往上爬(比較不陡),終於我也走上福德山。

福德山是桃源谷最高處,是很明顯易見的半面山,至於這裡為何會叫做福德山我也不知道?只是在蕭郎前輩的登山紀錄裡有看見而已。山頂上有個雙溪水源水泥樁第5號,以及山字水泥樁一個,標高約542公尺,頂上都是小草,整個圓禿禿的很有趣,整個視野非常棒!可以站在另半面的山崖上俯視,感覺很過癮。有山有海有小草,視野一級棒!難怪桃源谷會這麼的熱門,真的很帥的一個地方。

我們繼續往另一邊的山徑走下山,非常想繼續走向遠方的那座「狗趴山」,灣坑頭山由此方向望過去真的很像是一隻狗趴著的形狀,一隻好大好大的狗!當我們到達鞍部叉路口時,時間已經快要三點,而遠方的雄哥因為衣服最顯眼所以看得見,他已經變成小小的一點正努力地往上爬!我想我已經不行了,如再繼續爬我非常有把握要摸黑,說不定還走不上去,於是我們就在這叉路旁開始正式休息,翻出一堆本來想跟大家一起分享的食物,努力地啃食。

我們在一個形狀很像是台灣的大石桌上大吃特吃!引來不少人有種奇妙的眼光望來。我放著一些雜七雜八的音樂,有日文、國語、粵語、台語甚至還有水晶音樂以及佛樂等邊聽邊吃,好好個給它享受一番,想說既然決定不走向灣坑頭,要從這石觀音步道下山,那就好好地玩樂一下再走,孰不知後續的路程才是今天之最!我們大約休息了三十分鐘,整理好東西後就轉往石觀音步道切下山。

石觀音步道顧名思義可以走到一間石觀音廟,同時有興趣的話還能走走沒有基石的石觀音山。這步道一樣是非常高級的石階步道,但是不知道為何?那石階的角度好像有點問題,往下坡走起來格外的滑溜!我的登山鞋底硬,非常難走,一路只感到很滑,好似快要摔跤,在這石階步道摔跤可是非常痛的一件事!原本下山速度可以比上山快的我,這時只能步步為營,慢慢走下去,而且為了怕滑倒,每踩一步的著力點都與一般爬山不同,特別的辛苦難走!

果然走沒多遠就在快到石觀音寺前,我的右大腿抽筋了!這可跟腳趾抽筋不可同日而語,那種痛幾乎無法忍受,痛得我趕緊轉身把腳頂在石階上拉筋,結果後來查詢我這是錯誤的!頂在石階上那種拉筋法是可以緩和小腿以及腳趾抽筋,但是大腿抽筋卻是要把膝蓋彎曲才對,幸好就這樣過了十分鐘左右開始慢慢緩和,雖然還是痛,不果已經勉強可以慢慢走。到石觀音寺前有一小段不滑的石礫、土路,在那裏總算是得到紓解了一點。石觀音寺的廁所旁小歇一下,因為時間越來越晚,天色越來越暗,很擔心在這沒走過的地方摸黑,所以趕緊繼續往山下走。

這山路不是只有下坡,一樣起起伏伏也有些小陡坡。走著走著忽然前面路基失蹤?仔細一看原來是土石崩了,只有拉繩輔助沿著剩餘的一點點路跡小心走過。天色幾乎已經快要看不見路前,忽然前面有個小溪出現,道路又不見了?因為當地也在樹林之間,更加黑暗,無法判斷是不是要過溪,結果老婆看見前方有人影,原來要順溪走過去,定睛仔細一看,這又是土石崩落把路跡沖走,而且改變了原來的溪水走道,整個溪水就沿著原本往下的路跡流,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糟糕的步道!回家後查詢一下軌跡,從這時觀音步道切下走回濱海其實並不比走灣坑頭接草嶺古道輕鬆,而且如果O行繞回大溪,里程也幾乎一樣!

隨身都擺著的頭燈派上用場,這是繼上回塔曼山摸黑之後,又一次發揮了頭燈的作用。沿路續行比較好走些了,不過我還是因為太趕,所以在半路結結實實的摔了一大跤,爬山以來最近老是摔跤,看來下盤功夫還要多多鍛鍊一下才行!最後雖然摸黑,總算也有驚無險順利下山,當看見車道時,心裡還真是感動。我們半路遇到帶狗的山友,正好這時他也剛好幫他的兩隻大狼犬洗完澡,他看我這麼累,於是就順風載我們回到大溪取車,免去我們還要在濱海柏油路上走回去,一問之下這位洪姓山友他剛好也住在我們那附近,還真是湊巧,也真感謝他與他們家兩隻大狼狗。
●●●● 點此可以觀看此行程所有照片 ●●●●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蕃薯寮山、鹿窟尾尖、桃源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