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西湖小山區連走

家裡附近有好多小山頭,開始爬山以來那些小山頭大部份都走過了,有時候是晨運去走走,有時候是沒太多時間卻又想動一動而去走走,其中更有如剪刀石山或是內湖鯉魚山、忠勇山等已經爬過無數次的小山頭,當然其中也會有路基不明顯,到現在我都還沒走過的地方。從圓山旁的劍潭山起,一直到內湖的環山路底,有一整排的山區稜線,當然也可以再往裡面繞到內湖三尖或是大崙頭尾。上次我已跟老婆從圓山水神社上劍潭山,走到大直後方的山區,這次自己一個人想一次來串連幾座離我家最近的小山頭,順便走一走劍南山以及碧湖山這兩個路徑不明顯的山。

我是從自強隧道南段出入口旁開始走上山,打算順路先走往文間山、劍南山,之後再繞大崙尾山西南步道,銜接剪刀石山、金面山,最後順稜線山路一直走到碧湖山,由金龍隧道旁下山。這樣的路程其實並不會很遠,全程大約九公里左右,而且連登的幾座山都不高,最高點就是剪刀石山也大約兩百五十多公尺左右而已,連結士林與內湖的兩個隧道,路程有水泥、柏油路,高級石階、傳統石階、泥土山徑、大小岩石山徑以及草叢樹林山路,景色方面有大直、內湖與士林等市街景觀,也有綿延小山與翠綠山區等,已經可以說是集郊山之大全的一個路程了。

文間山標高大約184公尺,山頂有土調圖根點一顆,記得幾十年前這裡應該都是屬於軍區,位置大約是在自強隧道上方,從劍南路上的臨溪路口只有大約150公尺距離。這次我由自強隧道旁走上文間山,有些路段的展望非常棒!可以很清楚看到大直市街道以及部份內湖與內科方向的景觀。途中還會經過幾間廟宇,在正願寺裡發現居然有日本時代的石佛,而且是屬於真言宗的四國八十八箇所的石佛,後來查詢資料得知,原來在日本統治時代,台北也有所謂的「台北四國八十八所靈場」,當時也有一到八十八番石佛存在台北市的各寺廟中。我算了一下正願寺的石佛,一共有十尊整齊排列著!逐一仔細看了一下,其中有七尊真是屬於八十八番裡的石佛,查詢了一下資料,這正願寺裡的石佛原本在日本時代都是存放在芝山岩上的石佛,不知為何會跑到這裡來了?

爬上文間山之後續行到達劍南路,從這裡開始必須順著劍南路的柏油大道往士林方向走,我順便逛了一下鄭成功廟。以往常在晚上行走於至善路上時,總會看見山區裡一棟會發亮的建築物,那就是這座鄭成功廟了,每次想去逛逛都一直沒機會,趁這週休假日的登山,順便就走上去看了一下。說這是廟但是其建築卻怎麼看都不像是廟!要不是裡面放著鄭成功像,實在難以讓人會感到這是一座廟宇。鄭成功廟的位置展望非常好,不過這裡已經不再是我常看到的內湖市街方向,而是故宮與士林的景觀了。此廟除了鄭成功像以及絕佳的視野之外,並無其他特別,也或許是我資質不好沒發現其他的東西吧。

參觀完鄭成功廟後回到劍南路上繼續往下坡方向走,很快就會看見大崙尾山西南步道的鄭成功廟路線登山口,我這回的就是想從這登山口走走,因為這附近其他的登山口我都走過了,唯獨剩下這鄭成功路線還沒走過。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個目標,那就是劍南山,小時候時常聽說劍南山,因為二十多年以前我就住在這山腳下的婆婆橋旁,最近開始爬山也一直想看看這座山的基石,但是幾次都因為穿著涼鞋很不方便走上去,這一天我的行程裡面這座山可是重點之一,所以當然是準備萬全要去會他一會了。

順走劍南路沒多久就看見前輩所說的路燈,這個入口處我也已經相過好幾回了,這次總算可以往裡面闖一闖。走進去那幾乎沒有路徑的入口之後,順勢往有稀疏登山條的方向往上攀爬,想不這一小段路居然還蠻陡,腳下不是很乾淨的泥路又很鬆軟,雜草叢生蚊子特別多!沒多久已經開始感到我已經讓不少隻蚊子狠狠的飽餐一頓,臉與手裸露部份已有數處奇癢無比。不知哪位好心的前輩在這裡放了一條細小的藍色尼龍繩,繩子感覺還蠻新應該放置沒多久,雖然繩子細卻有相當大的幫助,沒多久我就已經看見劍南山的山頂標示,劍南山標高大約140公尺左右而已,有顆北市三角點第42號基石也終於出現在我眼前。雖然身上癢得有點難受,不過畢竟是第一次上來,還是隨手拍了些照片紀念一下首登。山頂雜草多樹也多,除了一個小角可以遠望故宮以外並無其他視野,不過由此觀看故宮的角度相當不錯,比起文間山遠眺故宮的角度來說,少了至善天下那棟高級住宅的遮掩。

實在被蚊子叮得難受,拍完照之後趕緊匆匆的原路返回劍南路上。稍微整理一下衣褲後,往回走到剛剛經過的鄭成功廟登山口,這時我發現我這次居然只在山下買了一杯小七的抹茶拿鐵,其他什麼飲料都沒帶?心想反正現在不似夏天,有杯抹茶應該也能撐些時候,如果運氣好,走到剪刀石山的叉路口時,那裏會有個小攤販賣飲料。於是我在這登山口前買了一串芭蕉,芭蕉甘甜或許也能解點渴。這登山口走上去一開始是石階陡坡,不過沒多久就會轉為比較平緩的石板路,在大約與九蓮寺的步道銜接之後就幾乎呈現平緩,是條很好走的登山步道。這步道我已經走過了幾次,裡面的原始山徑我也都走過,平常假日這裡也算是熱門步道,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可能我天性比較孤僻,不是很喜歡吵雜的環境,走到某處可以左上土徑的地方後,我就直接往土徑而上,那是一條稜線上的原始步道,走在那上面很舒服,可以享受山風也沒那麼多人的聲音,比起下面與這平行的高級石板路,我還是比較喜歡上方這條樹林土徑。沿路也有上上下下,我還發現居然有人在此騎越野自行車!那些騎車的真是厲害,這樣的路或許才是他們挑戰的目標。沒多久走道一處涼亭,設施相當完善,我曾上午晨運時來過,在早晨這裡相當熱鬧,有好幾位山友都會在此聚集打屁,這次來這裡居然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就在此歇息吃點東西。

休息完後我順路往叉路口走去,途中還會經過兩處左右的大崙尾山叉路,很快地走到從金龍產業道路上走進來的大休息區叉路,也同時是石板步道的終點。從該處可以通往金龍產道,也能走到剪刀石山、金面山,當然也有往內湖路方向的路徑。這一帶我很熟,所以並未多做停留,只是原本我以為會賣有飲料的地方,居然沒人營業?想必大家都在山下投票、講政治是非,所以就不上來賣東西了。既然沒喝的,那我只好趕緊趕路,免得口渴之後要被迫提前切下山。

從休息區走到剪刀石山頂大約20分鐘不到,因為剪刀石山我更熟悉,所以略微喘個息,看個風景拍個照之後就快步往金面山基石方向前進。過大鐵塔之後很快就抵達有顆圖根點的地方,其實只是一個小山頭,也無什麼展望,到底何處才是金面山沒有定義,所以就以基石為主稱之為金面山。金面山標高大約180公尺,比起剪刀石的258公尺矮了一些,甚至還比這旁邊的另一個小山頭「泰安亭」還要略微低一點,要不是有一顆圖根點在此,我還比較喜歡泰安亭那裏。繼續順山路往前行,有一段巨石陡下坡,跟剪刀石山岩稜的感覺差不多,不過小號一些。再往前沒多久有個休息處,也是個大叉路口,上回跟老婆來此之後,我的體力不繼,無法繼續前行,所以就由這叉路向右切下山,可以直接走到環山路旁的社區。此叉路旁有陡上階梯,那是就是通往泰安亭的路,這次我選擇直上泰安亭去休息。

泰安亭上整理得很整齊,很明顯天天有人在此打掃清理,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私人土地?又或著屬於違章建築?總之在這裏有個乾淨之地可以歇息賞景,也要感謝那些於此地耕耘的愛山前輩。到此我的身上的抹茶早已喝完,心想這之後就剩下兩個小目標了,理應不會有什麼狀況才是,所以從背包裡拿出早上帶出門的八寶粥,在這泰安亭上歇息喝粥。休息夠了之後繼續往下坡路段前行,這往後的路段我之前還曾帶過我們家的米福兩神犬來走過,當時是我第一次為了找剪刀石而來,不過兩神犬相當淘氣,一路亂跑亂跳興奮異常,我又不敢放開繩子讓牠門自己跑,所以當時我們也只走到泰安亭就直接下山了。

沒多久我走到一處很熟悉的地方!那是一個小山頭上的小平台,這個平台在我還沒結婚之前就被現在的老婆帶上來過,這裡小有展望,而且還有個橫木當作椅子,只要不是夏天蚊子惱人,倒是一個不錯的地方。當然,這平台旁就有石階梯可以一路下山走到環山路,不過我最後的兩個目標在那根橫木之後,我看了一下路況,雖然還能辨識出路跡,但是雜草、芒草以及矮竹叢生,要早幾個月我可能就不敢走下去了!這次為了完成最後的目標,還是硬著頭皮往下鑽了去。一開始路況還算好,路跡都很明顯,只是那些矮樹、雜草與小竹,有不少地方我都必須彎著腰通過,沒多久就看見了曾在登山前輩的文章中所看見的仙人掌!

仙人掌附近都是小竹林,在這樣的一個環境有個這麼大的仙人掌感覺真的很怪異!那仙人掌之後有顆無名的水泥基石,而且依照地形也是一個小山頭,有登山前輩直接將這裡當作「新坡尾山」,標高約115公尺,理由是這裡的北邊山下地名叫新坡尾。我曾不知在哪看到過,今天從剪刀石一路走來的這些山區全部標示為新陂尾,網路上大多數將有圖根點的那裏當作新坡尾山,或是直接將金面山當作新坡尾山,不過目前我所在的這仙人掌北邊山腳,卻是目前內湖路三段上的新坡尾社區,以前曾是山腳石炭鑛區,所以如果要稱這裡為新坡尾山並不奇怪。總之,這樣的小小山名只是方便於記憶、紀錄,就稱之為「新坡尾山」也不錯。

剩下最後一個目標,那是只有六十多公尺的碧湖山,我知道那位在金龍隧道上方,但是始終因為山徑不明而沒去過,這次打算一次都去親近一下!續行那已經很難辨識的山徑,有小部份路段樹木較多所以好走些,但是沒多久我發現樹藤越來越多,而且路徑與那少得可憐的登山條都消失了?硬往樹藤區給他鑽了進去,忽然又發現登山條!對照一下導航機的地圖,以為自己沒有走錯所以繼續前行,沿路都是走在山稜線上起起伏伏,但是就是沒辦法發現路跡,這才驚覺我走的方向離圖上的步道越來越遠!換句話說我應該是走錯路了,這時早已感到口渴,只好趕緊原路撤回再尋其他的路。

因為沿路下坡路段多,這一往回撤都變成上坡,而且還有不少陡坡,口渴加上迷路讓我越來越擔心。幸好沒多久走回原路發現我該彎的地方沒有彎,就那樣直直給他闖了進去,浪費了一些時間。走回正途也看見登山條,這時我已經對這裡的登山條抱著很大的懷疑了!所以還是照著導航機路徑走比較穩當些,誰知道走著走著我看見有好心人在路旁貼著指示,說明往右方轉向的路是不通的,左側以及左後方都能有路通下山。我對照一下等高圖,左後方應該有個小山頭,所以先朝左後方的樹藤區鑽了進去,一路確實走到小山頭,但是走到一處可以看見山下房屋,卻不見下山路跡,眼前只有許多以芒草為主的雜草區,而且陡下的坡度不小,雖然可能真有下山路徑,但是在眼睛無法確認路徑的狀況之下,走這樣陡坡實在太危險!趕緊又撤回有好心人標示之處,打算走另外一條路徑。

這一撤回走又是一段陡上,又去鑽那密集樹藤的地方,矮著身子硬是闖進樹藤,好不容易終於鑽出有路跡的地方!這時不但已經滿頭大汗,口渴越來越嚴重,趕緊吃根芭蕉以及身上的蜜餞,含梅止渴一下也好。小休息一下感覺有點恢復,這時老婆已經傳來簡訊詢問我走到何處?這時我忽然驚覺臉上怎麼清爽許多?原來我的眼鏡在與那些樹藤搏鬥時,已經不知何時掉了!雖然我近視不深,但是二十多年來已經習慣帶著眼鏡,眼鏡沒了在平常看看電視、電腦還沒問題,但是要看清週遭環境就很困難,加上那些樹藤的顏色跟我眼鏡顏色類似,即使眼鏡就在我附近我也可能會無法發現。這副眼鏡是半年前左右才買的,這次特別下了本錢做了檔UV以及變色的鏡片,就這樣遺失了真是很心痛!回頭往裡面望了望,最後還是決定先趕緊找路下山去喝水比較重要。

導航有個好處是可以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加上好地圖那要迷路也不容易。不過問題就出在一點點的誤差以及地圖上面!我使用口碑都不錯的Garmin品牌,用到現在很少出現問題,而且精準度都不錯,不過今天在這裡卻出現了這條應該已經荒廢一段時間的山路,照著地圖上的路徑去走反而走到前無去路的地方!後來發現居然是誤差問題,在山裡誤差一點點可能就隔一條大山溝或是深谷,所以除了靠科技還是需要多點經驗才行,我這次就是經驗不足導致迷走,在自家附近的小山發生山難,那實在是太丟臉了!我順著這段路跡比較明顯的土徑繼續走下去,很快的終於發現了碧湖山的山頂標示,也見到那顆台北市第78號的三角點基石,這就是我這一天最後的一個目標,海拔只有大約61公尺,實際位置在比較靠近碧湖方向的金龍隧道的側上方。如果單攻碧湖山,應該只需要從碧湖公園旁邊的社區找路上山,或是從金龍隧道另一方向的出口附近,我曾在那裏看過兩個可以上山的登山口,一個很明顯原有開發步道口,一個較不清楚在轉角檳榔攤後方,而且入口處好像都是屬於私人土地?

以為找到三角點就沒問題了,我順路往下山方向走去,依照導航往前再繞向隧道口附近應該有路下山!誰知我走到了隧道旁高牆的上方,怎麼都看不見有下去的路,總不會要我跳牆而下吧?那牆頭上可是距離馬路大約有五公尺高,跳下去不死也會骨折吧!沒辦法只好先順著牆頭往隧道口方向走,週遭變成了他人的園地,心想有農家那就肯定有出路,誰知道走到出口一看,那農家居然用了兩個門把出口給鎖上了!一個是塑鋼門橫擋在樓梯口處,一個是鋼筋交錯做的門,以那樣的小門對我來說可以輕而易舉直接破壞,根本不須理會那顆鎖頭,但是畢竟是借過他人的地方,我不想搞破壞,繼續順隧道口方向去尋,終於發現有幾根粗竹的縫隙應該可以鑽出,於是我努力擠了一下自己的肥肉,硬是從那細縫鑽到牆頭上方,那有點危險,因為牆頭上有青苔,要一個不小心摔了下牆可不是開玩笑的,小心翼翼順著牆頭走回農家那個樓梯口,因為此時我已站在牆頭上,可以很輕易的直接走下樓梯,結束了這一天的登山旅程。

下了山不見老婆,加上沒了眼鏡視力很差,所以傳了簡訊請老婆來找我。這時我的身上都沾滿了在雜草堆裡遊走所帶下來的禮物,身上穿的是那種體育尼龍褲,一般的咸豐草其實是不容易沾身的,但是身上那些種子卻硬生生得黏在我整件褲子上,成了另類特殊的褲子!沾在我身上那些種子屬於一種叫做「竹葉草」的種子,那種植物葉片很像竹葉,所以走在那樣的路有時會以為自己走在矮箭竹之類的路上,竹葉草在台灣山林非常多,平常其實也還好,但是到了這樣的季節,那些種子就會很容易脫落,沾在布料、毛料上到處散佈,是他們延續生命的一種方式。這種草的種子比咸豐草更令人討厭!因為很難根拔,一拔之後會有一小段頭依舊沾在身上,讓你更加難以剃除乾淨,看來我這件褲子與護膝都要泡湯了!

●●●● 點此可以觀看此行程所有照片 ●●●●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西湖山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