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樹林山區漫走

台北的樹林是我負責的業務裡某公司的據點,所以在幾次拜訪客戶時都曾經想過要溜班去走走,不過那些山區雖然海拔都不高,卻也不是隨便翹個班能去溜搭的地方。所以我還是找了一個休假日,好好的從早到晚去走了一整天,主要的目的是青龍嶺以及台北地區另一顆一等三角點的大棟山。網路上查詢的資料加上導航地圖裡得知,這一帶可連結山佳、鶯歌等山區,其中碰巧鶯歌是樂山水十二月份的活動地點。原本我一直以為樂山水活動在12月18日左右,所以我此行是十一日還整整早了一個星期,如果腳程太慢體力不足,那就先不接觸到鶯歌,留待樂山水活動時再去走走,不過後來證實這是一個很大的烏龍事件!因為樂山水的活動就是我獨自在樹林山區閒晃的這一天:12月11日。

十二月十一日天氣晴朗,雖然氣溫略低,不過這正是一個適合爬山的好日子。一早我搭乘捷運到南港換台鐵,從樹林站下車後依照導航資料朝大眾晨運的樹林山走進山區。樹林山其實並不算是個冷門的山,家裡有本北縣登山步道的書籍裡就有提到,也在網路上找到不少資料,得知那是一處大眾在早上晨運時的小山坡,標高只有約75公尺,頂上有一個台北縣政府254/061號的三角點,位置簡單的來說就在要登大同山之前,往勝安宮方向走入即可看見有三角點的山頂土丘。

走回大同山登山路線後繼續往大同山南寮福德宮方向走,南寮福德宮是一處相當熱鬧的大型土地公廟!順著福德宮的階梯而上,會經由一處名為忠孝陵的地方,這個陵字能聯想到的就是墓,果然發現一座建造得很宏偉的墓園稱為「楊公紀念堂」。後來在網路上得知,這座楊氏墓園則是南寮福壽宮創辦者之墓。那附近的視野都不錯,順石階繼續向上走很快就發現柏油路旁一尊很大的福德正神之像!如果我沒記錯,這條路我應該曾經開車走過,至於是什麼狀況之下開車經由這裡就想不起來了。

土地公像旁就有登山入口,直接由該處直上大同山。在快到大同山頂之前,步道分叉有個碎木路徑,地圖上並無這條路的顯現,不過根據那條路況應該一樣都是登頂步道。我照地圖原有的步道向上爬,很快就發現又有一座土地公廟,附近整理得很漂亮、整齊!土地公廟還是用鐵門關著的。一旁還有涼亭等休息區,花草一看就知都是有人整理種植。在涼亭旁一個水泥基座上發現了台灣省地政處的精密導線點, 那就是大同山的基點了。大同山標高大約230公尺,也不是很高,山頂整個就是乾淨漂亮的人工休息區,展望視野都很好,我還發現那碎木步道正通山頂涼亭,步道沿路都是可以俯視山下的好視野路線。

略為休息一下後繼續朝青龍嶺前進,從大同山走向青龍嶺路程並不遠,有枕木陡坡以及寬大的土徑之後,很快地就會有一大堆吵雜的聲音鑽入耳朵!其實這大同青龍路線從一開始走來,多多少少都很吵雜,尤其是最難忍受的那種卡拉OK!所以我沿路都是戴著耳機聽著自己的音樂。但是在接近青龍嶺前,一陣很難聽的擴音器聲音硬是突破耳機直鑽入耳,真的很難忍受。很搞不懂這些沒公德心的人,他們不知道他們自己OK但是別人卻不見得OK嗎?青龍嶺附近感覺就是像小型菜市場,各種攤販什麼都有賣,那股讓人難以忍受的噪音就是震耳欲聾的大音箱所造成,把好好的一個山林之地搞得烏煙瘴氣!

我加緊腳步盡速想要逃離,但是那個聲音實在涵蓋太廣!步道經過好幾處攤販之後就是柏油車道,我順柏油車道往右方有基石的方向前進,沒想到才走幾步就發現我已經偏離正確步道,看來那魔音甚至於影響了我的思緒!我在柏油路附近找草堆,因為我雖然走錯了路線,但是已經距離基石的位置不遠,試想找個捷徑可以登頂。搜尋了一陣子,終於在某處雜草堆旁看見不少登山條!看那方向確定是登頂路線無誤,於是走進了那堆草內。那是一條位於青龍嶺頂上旁邊的陡坡,雜草叢中有條拉繩輔助,一路上去剛開始還好,不過還是被帶刺荊棘給刺了幾下。爬上一段之後眼前居然是一叢芒草堆,略為愣了一下之後,還是潮不太明顯的路徑鑽了進去,沒多久眼前就出現青龍嶺頂上那一大片乾淨土坡,有很多人站在邊角上遠望景觀。

青龍嶺標高約270公尺,頂上有一顆台北縣政府253/004號基石,是一個視野相當開闊的山頂,遠眺山下城鎮相當壯麗,這裡一定也是一個夜景絕妙的場所,而且開車至此只步行不到五分鐘就可以抵達,相信這裡的夜晚一定不會比白天的人還少。觀賞完景色後朝正宗路線退回,在一座休息區和小廟旁走出,其實走到這裡我今天的目的大致上也完成了,思考了一下是否要繼續走向大棟山,感覺體力應該還沒問題,於是出發順柏油路走往大棟山方向前進,沒多久之後柏油路右方就出現登山土徑,直接朝著土路前行之後經過一座好像是正在興建的廟舍,查詢了導航基確定方向無誤後繼續前行,過了那疑似廟宇的建築之後大多數都是原始路徑了,不過路跡明顯寬大好行。

沒多久繞過幾個彎,沿路上上下下但並不難走,在一處高點的休息區略為休息。抬頭遠望前方山頭,發現了好似很遠的一座山頭上有大型天線,想必那裏就是大棟山。不看還好,一看就趕到那個距離還真是遙不可及!略有點卻步,但是已經走到這裡如果往回走豈不是要繞更遠?這途中也沒有什麼可以切下返家的路,只好在休息一陣之後繼續前行。終於在腳開始酸的時候看見一塊刻著「秋潭山」的石頭,曾在網路看到過這石頭的描述,所以知道已經距離大棟山基點不遠了,精神為之一振繼續努力。終於走上最後的枕木碎石階,看到了山頂建築以及天線,沒多久就發現了山頂基點。

台北有五棵一等三角點,繼之前走過的七星山、土庫岳之後,大棟山是我走到的第三個一等三角點,另外還有兩個分別是獅仔頭山與燦光寮山。大棟山標高約405公尺,一等三角點以及土地調查局圖根點各一顆,名列台灣小百岳第15號,又名龜崙山或橫坑子山,山頂視野展望良好,是樹林以及龜山的最高峰,據說也是台北四大郊山之一。我想這裏應該也是台北最容易摸到的一顆一等三角點,因為開車就能直上山頂了,只是那樣一來真的很沒意義就是了。山頂上有中華電信的基地台,也有座高大的中華電信電波鐵塔。在山頂遇到一位登山嚮導來勘路,他還特別囑咐我趕緊穿上外套,因為我身上全是汗水,山頂風大氣溫又低,還真讓人會冷到發抖!也幸蒙他幫我拍照,這才免了我還要拿出三角架來自拍,當然我也幫他拍了照片。他對於相機的使用不是很純熟,碰巧他使用的那款就是我之前那台超級傻瓜,於是就這樣我們在山頂上閒聊起來,他指導些登山基本常識,而我就教他使用那相機的某些功能。

閒聊之後我們各自道別,原本打算直接切下山走到山佳車站,但是我發現要到山佳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於是趕緊就沿著車道柏油路走了下去,預定到一處有登山步道的出口左下切到山下。走著走著當我發現了那個步道口時,我發現繼續前行沒多久就可以再登一山,路旁也有路條指著石灰坑山的方向,導航機上也確定了路程只有數百公尺並不遠,時間上也還可以應付,於是腳就好像不聽使喚的朝石灰坑山走了過去。沿著車道發現地上寫著大榕樹方向,我忽然想起樂山水活動的千年榕樹就在石灰坑山不遠處!一想到這裡就趕緊加快腳程,不過因為從早走到晚,腳已有些部份開始出現抽筋現象!於是放慢些腳步,吃點含鈉食物之後終於看見石灰坑山的登山口,走入小雜草土徑往上攀升,很快就上稜走在寬大的土路步道上,沒多久看見有個簡易小廟,供奉著金佛像,一旁還寫著光明山三面佛,不遠處就發現了石灰坑山的基點所在。

石灰坑山標高約375公尺,三等三角點編號978號,山頂視野還不錯。這個小山頭本來我是打算樂山水活動時順便走一走,但是沒想到這時我就走到了,當時也更加沒想到陰錯陽差我原本就搞錯了樂山水的活動時間!因為時間越來越少,我繼續順行打算既然來了就也一起去參觀一下那千年榕樹,順行步道下山,沿路蜿蜒緩下,後又有幾個起伏到達另一個小山頭,這個小山頭我沒查過資料,但是居然看見有山頂標示寫著「鶯歌望湖山」以及千年大榕樹的字牌!那所謂的望湖山沒有基點,視野平平,是鶯歌的最高點。繼續順土徑步道走去出現一個陡下土波,這時已經下午四點多,適逢太陽下山的黃昏時刻。

土坡之下就是柏油車道,一旁出現幾株大型榕樹,車道旁也有很大的景觀平台,想必這裡就是三界交點的千年大榕樹!大榕樹旁有輛小貨車停放賣甜食,我在附近欣賞一下風景後點了一碗薑汁豆花來驅寒,因為滿身汗水加上大風真的好冷。欣賞著日落美景吃著熱呼呼的豆花,還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因為下山之路大多數沿著車道而走,所以我也不急著往山下跑了,慢慢的用心來體會這難得的感受。休息夠了開始往回走下山,這下山路雖然大多數是柏油路,但是那附近有一兩處叉路居然被我忽略了!一個叉路錯過之後,續行的路段是蜿蜒而下的另一條路,等我發現導航機上的路徑有問題時,我已經走了一大段下坡路段。確認一下走錯的那條路雖然也能下山,但是卻是彎彎曲曲走向另一個地方,所以只好趕緊再往上坡撤回,走道預定下山的步道口時天色已經開始黑了!

我走的步道是比較快速可以銜接福德金祠那條車道的路徑,但是該路徑很明顯的是很少人走動,步道上的石階也都已經雜草叢生,幸好那一小段路並不遠,否則天色開始黑了之後還繼續走在這樣的路上就危險多了。經過一些廟舍之後又走回柏油路,此時天色已然全黑!不過因為是車道,所以就不擔心無法辨識路跡以及黑暗了。很快地走到在網路上找到福德金祠,一座小小但是很精緻的土地公廟。一旁有人家在洗菜,我問了那位先生離山佳車站的距離,他回我很快,大約十幾分鐘就可以走到了,正感到即將抵達車站而開心時,這位先生又補充了一句「大約兩公里」!挖哩!兩公里走十分鐘?最好你可以確定是「走」十分鐘啦!那要用跑的才有可能啊,我的腳已有抽筋跡象,哪可能還跑下山,只能匆匆忙忙地趕路了。

到了山佳車站看看車次還須要等個大約二十幾分鐘,於是就在車站外慢慢步行參觀,想不到這個山佳車站也是一個古蹟!始運營於1901年日治時期的山佳車站,是一個距今上達一百多年的古老車站,當時這裡的地名為海山堡山仔腳庄,所以山佳車站原名「山腳仔驛」,也是一座因煤礦開採而興建的車站。真想不到這個外表毫不起眼的小小車站,居然有這麼長遠的歷史!算是此行之中一個意外的收穫。回程在火車裡因為人多擁擠,身上又開始冒汗!但我又不敢脫掉外套,因為這一脫幾乎可以肯定會生病了,就這樣忍到了松山站下車,我發現已經開始出現失溫徵狀!夏天爬山要擔心中暑,秋冬爬山更要擔心失溫,幸好已經回到市區,要是還在山區就會很糟糕了。

 ●●●● 點此可以觀看此行程所有照片 ●●●●